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复仇     

 

回目录 回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四十二)----复仇


双击自动滚屏

本章有配乐,欢迎开启音响欣赏!

  周晖义的连环计把我打得落花流水,我虽然连吃败仗,但心里暗自佩服他的水平。喜欢研究问题的我开始研究起周晖义来,我要总结一下是怎么载在他手里的我很了解周晖义,就算他参加培训班进步得很快,也达不到这么高的水平呀!简直赶得上淮海战役的指挥官了,实在不可思议。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爱人发现了其中的秘密,周晖义加盟了一个“SZ点子公司”, 每周都有指导教材寄到南航路703驻地,定期开会,研究方案,反馈效果, 每月要支付给那个公司一笔费用的。改革开放之后,市场经济催生了许多怪胎,象那个SZ点子公司就是典型的产物,帮助没有智囊 团的小公司或个人决策重大事情。据说点子公司什么点子都出,你想把你的上司搞下去吗;你喜欢上谁的老婆怎样把她弄到手;怎样空手套白狼?怎样把你的宿敌置于死地……我操他妈的!就是这个点子公司把我搞惨啦。  

  我想人的智商有些差别但也不会差的太悬殊,差别在于人们把主要精力投放在哪里。如果我把善于周密思维的头脑用在整人上,不会比他们差。我的失利在于我善良的本性,没有把他们当成敌人对待。一个赤手空拳的人在没有任何防护的前提下,来招架身穿铠甲手持兵刃的武将是必死无疑,我还算是幸运之人。俗话说:“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必有一得”就是这个道理吧。   

  我很清楚现在不是报仇的时候,我的机体还很虚弱,要理其外必先安其内。我的基础不牢,不可能打胜仗, 我必须建立一个强大的稳定的营盘,象浮萍一样的队伍肯定没有战斗力。我们产品的每一张图纸,每一套程序都是大家辛勤的劳动成果,并且它都具有诱人的商业价值。我的宿敌还会利用这个缺口再一次袭击我。堡垒最怕从内部攻破,能管住人但管不住心。那时是我第二次创业开始,在资金非常紧缺的时候,我并没有象常规的老板首先置办固定财产,我没有住房也没有生产厂房。 我很清楚办高科技企业不同于普通公司,人才是最宝贵的。要把我的企业建成一个铁板一块的坚固堡垒,就必须稳住拔尖的人才。第一步我从东北老家亲属借出了一笔私人贷款,用九万元买下了花山湾一套三居室的住房那套房子很漂亮已经装修完毕,水电煤气齐全,可以作为我们的办公室,但我把他给了孙成生。我当时还没有房子住,我的举措让孙成生本人都感到意外。老孙为了投奔我丢弃了一切,他是产品开发的主力军,也是我的铁杆捍卫者,他还是这个企业的镇妖石,他的一举一动影响着全体员工的向心力。 

 

当年的电装车间    

          

  第二步在一年后我的经济条件稍微好转的时候,我又从朋友手中借出四万元,自筹四万六千元给周枫在桃花坞买了一套二居室的住房,用了八万六千元拴住了技术骨干的人心。不要小看这八万,当时对于我们企业能干许多事,我这个当老板的还没舍得买手机呢! 

  许多人出主意让我在房产证上以公司的名义落户,我的想法与众不同,我觉得私企的最大问题是信任危机,我买房的目的就是要建立一个高度信任的环境,花了钱写谁的名字都一样,也不能少付一分钱,我又不可能搬进去居住,又不想把它再卖出去,写不写公司没有什么意义,相反只会让元老们在心里产生一种压力,他们 会感到随时都有可能被老板扫地出门!如果写员工的名字我就要承担一种风险,万一他叛变,我的投资全部泡汤了。虽然不能保证所有的人都会忠诚,但我相信大多数的人是正派的人,是君子。假如有那样的伪君子也就随他去吧,我不留那样的人,我愿意承担这风险,值得。  

  实践证明我的决策是正确的,花钱买房子的意义还在于,我给全体员工树立一个榜样建立一种信心,筑起一个避风的港湾。让所有人意识到市场竞争残酷的同时,也让他们产生一种安全感,使企业的向心力进一步加大。我们的初期积累一律杜绝消费性开支,几乎全部用于铸造我们的堡垒了。企业很快进入了良性发展阶段我感觉机会到了,该由我出场表演啦。  

  周晖义三亚一仗虽然打得漂亮,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但他没有彻底击垮我,反而把我打清醒了。就好像日本当年偷袭珍珠港一样,把一头雄师给唤醒了,那头百兽之王站立起来之后,终于断送了日本帝国主义的美梦。周晖义打我使用的是锁喉战术,而我决定使用釜底抽薪战术。李超是周晖义的顶梁柱,生产技术、现场服务、客户营销全由他一人掌控是周晖义的“命门”。周晖义挖走我五个人根本伤不了我的元气,我如果挖走李超一个人就等于拆掉周晖义的擎天柱子,那座大厦必然垮塌下来。打蛇打七寸!  

  挖李超可不是象周晖义策动黄兵文等人那么容易,李超不是那种贪图便宜的小人,他重义气讲原则。周晖义举荐他来到海南,对他有大恩,他对周晖义忠心耿耿,李超是很难迈出这一步的。而且在周晖义那里李超是二把手,到镇江来就排不上名次了,尤其现在他们那里正是效益好的时候,能让李超归顺就好比让美国国务卿切尼叛国一样困难。

 

             李超跨出历史的一步 

              

  李超我最了解他的为人,他属于忠孝类型的人,中国的传统儒家文化对他影响 颇深,他宁肯牺牲自己也不破戒。但是他毕竟生活在现代世界里,他要面对所有现实的问题,包括前途、家庭、孩子、住房等等。他总不能为了一“忠”字被周晖义剥得光光的跟随他下地狱吧?还有李超的正义感极强,他注定看不惯唯利是图的小人的行为,当他看透了他服侍的君王是个魔鬼,他不会无动于衷吧?三亚他的义举就说明了这个问题,我这里才是李超的最终归宿。   

  周晖义,我对他更是了如指掌,现在虽然摇身一变成了贵族大款,但他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尽管他自身消费挥金如土,但他绝不会把赚来的大把钞票象我一样给大家谋福利,就算他能,他那个刁钻的老婆也不会饶过他。李超在他那里也就是一个打工仔,什么都不会得到的。还有周晖义的短期行为严重,他从来不搞长远的投资,也不搞人才储备,他自信地认为:技术用点小计谋就能搞到手,最多花点银两完全可以买到。三亚湾之战他尝到了甜头,会更加坚定他的信念,象固定资产投资啦,员工福利啦,高技术人才引进啦等等都不会搞的。李超的前途和住房注定不能给予考虑。点子公司只能帮他在近期搞到效益,长远的事不可能帮他去办,因为那样他们得不到报酬。李超在周晖义那里心情不会很好,我要利用这个突破点 争取李超归顺。 1996年2月我派周枫秘密出使“西域”,为了防止走漏风声,信息严格控制在我和周枫二人之间,并且取道重庆,利用到中梁山矿务局出差的机会迂回成都。我俩乘飞机到达重庆后,首先去中梁山办事,然后周枫乘火车去了成都,我守在重庆遥控指挥。因为我并没有事先和李超沟通,心里没有把握。周枫是李超的好朋友,很合得来,成都的其他人不认识周枫。为了把事情办稳妥,我给周枫详细交待了战略战术…… 

  周枫潜入成都后不能冒然到茶店子驻地去,在车站佯装东北老乡,给蓉海公司打了一个电话, 因为两家关系破裂后已成为仇敌。任何一个电话都很敏感,曹梁清每月到电信局打电话单子,李超不能轻易给我打电话。李超接到周枫的电话后非常高兴,周枫就是我的化身他当然高兴了。说起来很巧,那时间只有李超、吴霞和胡继光在成都,其他人都出差了,李超干脆把周枫接到了驻地。周枫在成都停留了四天,那是一个漫长的话题,该说的话都说了。人生的重大转折点,绝非儿戏,谁都要三思的。我人在重庆心却连着成都,我急切地期待着事态的进展结果,日夜守在电话机旁等待成都的消息,就象一位将军把他的轰炸机群派出去之后,焦灼地等待 战斗消息一样。四天后,周枫终于打来了电话,但他没谈结果,只说了一句话:“回去我再和你细说吧。”

  这第一步棋是我战役成败的关键,我卧薪尝胆等到了今天,一定要报那一箭之仇。我要用比他还要高明的计策,诛杀这个魔鬼!如果第一步失败,我多年的努力又将付之流水周枫模棱两可的回答让我一夜没有入睡。我对事态的分析再有把握也只是推断,那种心情难以形容。

  周枫了解我的心理,他在有意吊我的胃口。李超在成都的处境比我对他的猜测还要惨他象牛马一样的为主人卖力,只能得到一份草料的报酬。从东北出来快十 年了,在海南长大的李晓溪已经变成了大姑娘,现在全家还在漫无边际的漂泊,任何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都会担心自己的前程,更何况是有执著追求的李超呢。他的委屈他不会讲出来,只是默默地承受着,这正是他高尚品德的表现。让他离开周晖义到镇江来,他最大的心理压力是怕人家说他见利忘义,为了个人的私利背叛主人。但他又为自己的前途、家庭的前途极度担忧他的心理处于纷乱的矛盾之中。更让他担心的是三亚之战他看到了周晖义本质,那可怕的真实的一面,他看透了周晖义自私凶残的天性。  

  在周枫最后要求李超“拉钩起誓”的时候,李超还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确让 李超走出这一步实在是太难了。我指示周枫,做他爱人吴霞的工作,先把吴霞挖过来……

   1996年六月吴霞借故按约定的时间秘密来到了镇江,由于事先严格封锁了消息,除了周枫以外任何人都不知道。我亲自去火车站接吴霞,成都开来的火车早上六点钟到达镇江,我把她安排在了船艇学院招待所。吴霞来镇江也是预先策划好的,我要采取一次大手笔的行动,不管李超是否来镇江,我先给他买一套房子,以表示我的诚意。这一步棋就好比打扑克时先打出了大王!给李超一个将军!房子的产权 拥有人还按老规矩写李超或吴霞的名字。约吴霞来镇江就是来办理购房手续的。我让吴霞带着新办理的房产证去见李超,把生米煮成熟饭! 

 

吴霞终于来到镇江

           

 

  我事先早已物色好了二套房子,一套在桃花山庄,另一套在桃花坞。吴霞亲自看了二套房子后,选中了桃花坞的那套,立刻签合同办款,一上午全部搞定。吴霞第二天就带着房钥匙返回了成都。我用迅雷不及掩耳的打法出奇制胜。这一步棋断了李超的后路,我不要求他什么时候过来或者不过来都行!李超是个非常重情谊的人,他知恩感恩,我这一招是逼着他投奔梁山,他就是喝药自杀也得走这一步了。   

  再说周晖义打胜了三亚湾之战以后更加得意,他的点子公司为他立下了赫赫战功,他并没有停止对我进一步地颠覆活动,他已经开始了第二批策动分化我们员工的行动,我不能把全体人员的心都装在一个胸膛里。从用户现场我们又发现了我最新研制的产品的仿制品,说明我们已经再一次泄密,金钱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现代通信手段越来越先进,方便了那些为非作歹的人,让你防不胜防。李超在外面常打电话来告诉我某某产品和技术信息失窃,由于周晖义十分狡猾,他用的是单线联系,李超也不知道第二批潜伏者的名单,而我这边的人员越来越多,很难清剿暗藏 在身边的奸细。我总不能因噎废食吧?就和二战时期互派间谍非常相似,敌中有我,我中有敌。庆幸的是我的绝密计划没有泄漏半点消息,若不是有李超在敌方给我透漏些军情,我根本不会知道还有第二批潜伏叛徒。我给吴霞买房子是绝密进行的,我那几天行踪突然消失,引起人们胡乱猜测,结果传出爆炸性新闻:张静秘密来镇江啦,老板一定是又和她秘密幽会去啦……我拷他娘的!    

   并非李超不愿意来镇江,他做梦都想和我在一起,他为的是那个“义气”二字。现在等于我把绳索套在了李超的脖子上,无论如何他也挣不脱了,注定要把他牵过来。李超不准备采取背叛的方式离开成都,他要用和平和高尚的方式告别周晖义。李超首先为周晖义把全年的产品提前生产了出来,规规矩矩摆放在库房里。把用户所有的技术问题全部处理完毕,将他经手的全部货款办回来,还为他继续签订了总计七十多万的合同。他夜以继日地忙了六个多月,就是为了补偿他的离别。李超、吴霞在学生放假的时候就找借口带着孩子回东北了,他的搬家物品用集装箱秘密地发往了镇江,我收到后把他藏了起来。我让他们回家乡探望一下父母和故乡。暑假结束,九月份吴霞带着李晓溪终于踏上了镇江的土地,李超回到成都向周晖义辞别。消息像当年原子弹爆炸一样地传开了,真不亚于当年李宗仁回归!镇江中煤电子研究所(已经更名)张灯结彩一片欢腾。

 

中煤巾帼    

 

 

  周晖义在海口得到消息之后,就和我在三亚得到信息一样痛苦,不同之处他这次是致命伤,他非常清楚接下来的后果是什么。不久周晖义在海口给我打来一个电话,那是中断多年联络后的第一个电话,他声音沙哑,嗓音颤抖,我猜想他是在发着高烧给我打电话,我没听清他电话的主题,只记得他说你把事情干绝了,要求我爱人立即搬出南航路703驻地否则一切后果自负!那明显是战争升级的信号。

  李超表明自己的决定之后,周晖义如五雷轰顶,一股火病倒在床,他强忍病痛飞到成都,连夜与李超谈判。他对李超说:“贾柏青不就是给你买一套房子吗?我也给你买一套需要钱吗?我也可以给你十万!”如果现在再用钱能买回李超,那他就不是李超了!李超慢声慢语地将了周晖义一句:“钱我不要,你要是还想让我留下,你把十万块钱给我贾哥!补偿他为了我的损失。”周晖义闻听,立刻大怒:“贾柏青是个什么东西?我凭什么要给他十万元?”让周晖义向我低头就好比让蒋介石向毛泽东赔罪一样困难。 

  谈判进行得相当惨烈,李超节节退让,一再承诺:云南、四川、贵州、湖南的市场保证不再介入,答应再继续留在成都尽三个月的义务……李超所以这样卑谦,是他善良本性所驱使,并不是李超有什么事情对不起周晖义,而是他非常清楚他的出走之日就是周晖义的垮台之时。周晖义想尽了办法挽留李超,但那已经是不可能达到的目的,他预感到了末日已经临近,这才后悔平日为什么不能象老贾那样珍爱自己的员工?他对李超语重心长地说:“我和贾柏青斗了这么长时间,从来没有输过,这次我彻底输给他了!”  

  李超义无反顾地选择了镇江,实现了他心中多年的宿愿,他认准的道路轻易是不会改变的。我感谢周晖义又赐给我一位忠诚的朋友。李超一直苦干到第二年一月才离开成都,他只为了换取周晖义的谅解,为了抚平心中的愧疚感,周晖义能否真的谅解他,只有上帝才知道。 

  李超撤离后,情况的发展和我预测的结果一模一样,成都茶店子的蓉海公司很快就进入了半瘫痪状态,我又对残留人员实施了离间术,制造了几个假情报,通过特殊渠道播撒出去,引发了他们内部一场信任危机。周晖义已经成了惊弓之鸟,对所有人都失去了信任慢慢地骨干人员全走失了,新聘来的几个大学生撑不起工作来,没坚持多久就关门大吉了到后来,那个蓉海公司以低价出售给了曹梁清。周晖义重新回到了海口,筹集力量准备东山再起。

   李超果然严守了诺言,他到镇江后明确告诉了我:“贾哥,云南、四川、贵州、湖南不能派我去工作,原因就是我做出了承诺。”他的承诺似乎也影响了我,好像留出了一块自然保护区一样,给周晖义休养生息。但结果是周晖义从此一蹶不振,他再也没有能力看护好那快领土,慢慢地让重庆常州等厂家给瓜分了。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