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真情告白         

 

回目录 回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三十二)----真情告白


                                                                     双击自动滚屏



  张静出现,打乱了我的全部生活。胸中也非常清楚这是走上了一条可怕的不归道路,第一步迈出后就没有了回头之路,郁闷情续只能憋在心里,没有勇气把真相说出来,妻子越是对我好,就越是感到内疚。妻子尉迟景明虽然长得不漂亮,但她有一颗善良的心,是一位称职的贤妻良母。她爱我胜过爱她自己,我能活到今天是因为有她相随相伴。在家里她象伺候孩子一样地照顾自己的起居生活,有时候她喜欢开玩笑说:“我有二个儿子,一个大的一个小的。”真的是把我给宠坏了,干什么都依靠老婆。在她调往无锡的日子里,一封封牵肠挂肚的信件无时无刻不在诉说着对我的思念。每当想到这里,内心就有极度的负罪感。

  本来想张静也是真心实意地爱着我,人品又好,事业上还能帮上一把,多一个高素质高学历的朋友也算是福分 , 只要二个人都不张扬,也不会有太多麻烦吧? 当时的想法是太幼稚了,头脑也太简单了些。没曾想到小静的感情投入实在太深,热恋中的女人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如果用疯狂二个字来形容也不足为怪。眼下有自己的工作,不能整天沉迷在儿女情长之中,为了稳定小静的情绪,到海口后安排她在了宾馆住上了几天,然后又给她买了一张海南环岛三日游的旅游票,把日程排得满满的,她随旅游团出行了,这会总算有了个喘息的时间。

  小静在海南玩了几天后,情绪稳定多了,再说不管什么人来到海南,都会被美丽的海岛风光所陶醉,人的情绪会随着环境而变化的。从三亚回来时她白皙的脸上也晒出了“花蝴蝶”,看到她兴致勃勃的样子好像变成了一个小学生。夏日的太阳划过北回归线后开始南移了,一场浪漫的暑期已经接近尾声,利用学校要开学的机会,总算把小静哄回了北京。常言说相见容易离别难,不管怎么难总要分手的。小静回到北京后像得了一场大病,都说女人要是堕入情网无法自拔,今天真切地感受到了这个说辞的含义,小静已经没有心思上课了 , 整天她不思茶饭,她想贾大哥想得快发疯了,每天晚上下自习后都要通一次电话,经常在深夜 12 点以后打来,搞得我也是心力憔悴,这种偷偷摸摸的感情令人越来越不安。

  人们原本都固有一种道德良知,不能摆在阳光下的事情,不会有好的结果,感情、爱情、亲情、家庭交织在一起,怎么理也理不清,感觉到北京那边的火越烧越旺,越发觉得这件事的后果严重,思考了许久,回避总不是个办法,是死是活总要有个说法,于是利用公出的机会来到了北京。这件事不能再这样继续遮掩下去 , 纸里是包不住火的,要为年轻的张静负责,也为我的家庭负责,总不能畏罪潜逃吧,作为一个堂堂的男人要敢作敢当。 

  在北京机场出站口,老远就看到小静高挑的身材在向这里招手,她乐颠颠地站在出口等我,走上前还没等说上一句话,一下就冲过来抱住了脖子,强有力的拥抱弄得差点喘不上气来,周围人用白翻看眼看这二个疯子。北京的天气晴朗,那天刚好遇到周末,小静的家人都休息在家,本想先到煤炭部办完事情再处理这桩私事,小静执意要先到她家,说心里话,这不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争执了半天熬不过她,于是和她一同来到了这个令我惶恐不安的家中,临行前免不了要先向小静刺探一下,要是去了你家中,你妈妈和弟弟不会把我打出门吧?小静神秘的眼神让我有了几分安慰。

  小静家离北京城很远,乘机场巴士到东直门后,又爬上地铁跑了半个多小时,还要再换汽车,整整要折腾近二个钟头才到达目的地。从打结婚的那天起就没有岳母,不知道见岳母是个什么滋味?再说这也不能算是岳母,中国词典里还没有情人妈妈的标准名称,心中暗想就算是个“准丈母娘”吧。在小静有力的拉扯下,忐忑不安地跨进了“丈母娘”的家的门,那是一个三居室的住房,家里收拾得非常干净得体,冰箱、彩电、收录机,各种家用电器全部是进口的 , 室内还有许多西洋摆设,一看就知道是个与众不同的“涉外”家庭。张静妈妈是个非常和蔼可亲的人,出乎事先预料,原本打算负荆请罪,做个阶下囚的,如今竟变成了座上宾,得到了特别高规格的接待,真是 罪过 罪过。

  张静回到家就动手去收拾房间,死活不让我一个人去住宾馆,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住进了这个“准”岳母家里。在这个新环境里,给人最多的感受是拘束,环境是新的、主人也是新的,小静要是不在身边就会感到更加压抑,如果是个明媒正娶的女婿来到岳母家会理直气壮,今天住在这里算是什么身份呢?感觉非常不自在,心中不停地告诫自己,处处要小心,举止言谈一定要得体。傍晚时分张静最小的弟弟回到家中,他刚毕业在中科院工作,具有和她姐姐一样气质,白白静静的一个高雅的知识分子,搞技术的人遇到一起容易投缘,话题天南地北神侃了起来,话匣子一打开很快就化解了尴尬。

  北京之行出乎预料,小静全家人对我都非常好,心里开始犹豫了,事先准备好的话题可怎么开口呢?。晚饭后张静妈妈把我单独叫到了她的房间,语重心长地谈了许久。她说:“小静从小就失去了父亲,我特别疼爱她,也养成了小静这孩子太任性的毛病。多少人给介绍对象都不看,就是喜欢上你了,她也不瞒我,早就说有个贾大哥。”听到这个敏感的话题顿时,我的脸颊绯红热得发烫,猜想接下来的话一定是要“提审”老贾了……她妈妈的警察服装和帽子就挂在对面墙上,自打三十年前被抓进公安局,一看见警察就会产生一种莫名的恐惧 , 是那段“反革命历史”留下的创伤,这情景更加重了紧张心里。

  张静妈妈语气变得平和了许多,并没有指责我,她是一个非常开明的人,听得出她已经饶恕了我们的不轨行为 , 只用责怪的口气说了几句。接着我把详细的家庭情况如实地向张静妈妈介绍了,明确地表示我很珍惜现在的家庭,非常爱我的妻子,这一步走错了,真的很对不起您和小静,现在不可能抛弃原来的结发之妻,否则我将会内疚和痛苦一辈子,不可能有幸福可言,小静还很年轻,要为她的前途着想,她应该有她更加灿烂的未来,我这么大年纪了不般配,也不公平,现在她是一时感情冲动,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张静妈妈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她太了解自己的孩子了,小静认准的道谁也拉不回来,说话间她流出了眼泪,那是慈母流出的爱怜女儿的泪水。

  那天晚上还谈到了我们在海南的不幸遭遇,那一幕幕惊险离奇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这位母亲。张静妈妈很同情我的处境 , 主动提出可以把孩子和本人的户口调进北京,让孩子先到北京来读书。凭借她妈妈的身份办这件事一点问题都没有,听到这话心里打了个冷战,急忙以不方便为借口推脱了 ! 她说:“没有什么不方便的,我家还有一套住房 , 是小静爸爸单位给的 , 我们这间房子是公安局分的,那房子现在空着没人住,她舅舅在那里做生意呢。孩子们一个个的都出国了,留那些房子也没有用。”看得出她是一片好心 , 但仔细一想,不行,孩子和我调来北京意味着什么?我们爷俩不成了倒插门的女婿了吗?这会遭到世人的唾弃!但张静妈妈绝不是这个用意。为了张静的前途,也为了我的家庭,必须痛下决心,斩断情丝。

  张静妈妈被我强烈的责任感所打动,很同情现在的处境。为了防止小静感情上受不了打击,张静妈妈建议说:“不要立刻让她知道,慢慢地疏远关系,防止她一时想不开发生意外。小静在家里是一颗掌上明珠,姐姐和弟弟都出人头地了,只有她混的最不好。大家都同情她,慢慢地就把她给宠坏了,什么事都必须依着她。家里为了她的前途,特意送她到北京第二外语学院读书,准备把她也送到外国去。年初姐姐已经给她办好了去澳大利亚定居的手续,为了你这个贾大哥她死活不去,硬是把那名额作废了,办签证的钱全白花了,都快把我们给气死啦!”这场秘密的谈话小静全然不知道,她还不时地跑过来,以送水果为借口,调皮地问我们在谈什么,神秘兮兮的?看到她天真浪漫的神情,心里阵阵绞痛 , 上帝呀你不会原谅我的吧 ?

  两天的假日很快就到期了 , 周一早晨送张静返回二外上课 , 学校就在通县和北京之间,选择了离二外最近的内蒙古饭店住下了,这里到学校不足 一公里 ,可以一边忙厂里的公务,还能方便去看望小静。小静回到了学校让我如释重负,顿时感到轻松了许多,希望她能重新走上正轨,不要误了学业。没曾想轻松的时间只有一个白天,那天晚上下课后她又急不可耐地跑到了饭店的住处,硬是拖着去见她的女同学。那可是要命的事情啊,我算什么身份呢?嘴皮子都快要磨破了也不行,实在熬不过她,无奈那就答应去请她们吃一顿晚饭吧,她和大家早都夸下了海口,说有一个海南的表哥来北京了,如果不出面一定会有损于小静的威信。

  那个时期的学生都很清苦,学校的伙食不用多说,能填饱肚子就不错了,学生们见到有人请客可高兴坏了,晚餐就在学校大门口的小饭店摆了一桌,头一次来到这里,不懂“山寨”的规矩,这里也没有龙虾、鲍鱼、海参,就让同学们自己点菜吧。结果点的都是些大鱼、大肉、蹄髈,看见她们狼吞虎咽的样子感觉这次出来请客挺值得。小静请来的是她的同窗学妹,加在一起有十来个人,围坐在一个大圆桌上。不用介绍,凭借我这么多年四处游荡,听残余的家乡口音判断,就知道是来自全国各地什么地方的学生。大学生们一进北京口音就变了,可是总还会残留些尾音特征,结果一猜一个准,这个“特异功能”让几个学妹感到诧异。

  在饭桌上,不同地区的方言成了调侃的话题,那时候赵本山还没有出山,也就没流行起东北话,我用诙谐的语法给学生们表演了东北方言的特征,还特意滑稽地模仿几个典型地域的语言:

  我上四平市,买了四十四斤西红柿 ……

  不管南方北方,分不清“卷舌”与“平舌”的地区读起来特别滑稽,惹得大家捧腹大笑起来,接着又用说相声的口气模仿了一段乐亭方言:

  花了二百二十块钱买个猪,

  吃黄豆嘎本 嘎本的,

  喝水啧啧的,

  第二天一早蹬腿了,

  死他妈个 B 儿的了 ……

  这段精彩的模仿秀把女大学生们逗得笑出了眼泪,饭桌上的气氛已经达到了高潮,完全化解了初次见面的拘谨。

  眼前这些女大学生个个清秀、端庄、美丽,我们边吃边聊。自己天生活泼的性格容易与年轻人沟通,加上特有的东北幽默语言,常逗得她们开怀不止,感觉不到有代沟障碍。一开始不好意思讲出和张静的关系,故意与小静保持着距离,还板起脸来装出很正经 “表哥”的样子,其实她们早就知道这个贾大哥是谁了,只有自己被蒙在鼓里,硬是在做戏。

  二外的女生们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无论谁的男朋友来校,都要请大家到饭店搓一顿。有个操湖南口音的小妹用神秘的口气问:小静怎么还有个海南的表哥呀?一听这话汗差点流出来,当时支支吾吾的样子,让她们给好一顿嘲笑,一个四川小妹当场戳破了表哥的“谎言”弄得我满脸绯红,因为张静早就把自己的心上人炫耀给大家了,只有自己不知道内情,要是不请这一顿,真的让张静太没面子了。

  女人喜欢的男人,可不像男人只看女人的脸蛋和胸脯,她们不仅欣赏男人勇敢彪悍的身体,更喜欢男人优秀的品行、渊博的学识、绅士的风度、风趣的语言 …… 人类学家研究过,女人这些特性是使人类高度进化的渊源,她们承载了不断优选遗传基因的重要使命,这才使人类远远抛开了动物群体,使人类进化成为无与伦比的聪明动物。返回头来观看女人的恋爱观,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怪异了。

  闲聊时发现这些小女孩思想太开放了,酒桌上羞羞答答地不敢说出和小静的关系 ,岂不知她们全有自己的超级“情人”,而且很多都是外国的大款。她们有外语语言沟通的条件,学校里还有许多外国留学生,同寝室的一位女孩结识了阿拉伯酋长的王子,还有许多富庶的黑人,都是来中国学习的学生。一顿饭的间很快就和这些美女大学生们混熟了,她们对这个特殊身份的贾大哥很有好感,当场向我索取名片,此刻就见张静用眼睛示意不要给,明白她那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意思怕这个贾大哥被别人抢去,心里感到一阵好笑,谁会像你小静那样喜欢我呢?

   晚餐还没结束,就在小店里唱起了卡拉 OK ,当时还没有光碟,用磁带录像机播放曲子,小静的歌唱得太出色了,韵味甜美,技压群芳,几乎没有她不会唱的歌,在她唱那首唯韦的《爱的奉献》时,看见她流出了眼泪。她的感情投入是那样的真挚,听得我也要流出了眼泪。忽然大学生们有人提议要这个东北大哥给唱首歌,话筒很快就递过来了,客气地推迟了几句,唱歌不行不行,你们年轻人唱吧 ……

  贾大哥不给面子是不是?今天一定要唱!大家向拉拉队一样开始呼喊起了口号,为了小静的面子,还不能真的拒绝,于站起身来整理了一下衣服,用我那略带有磁性的男高音唱了一首歌,那是中学时代的拿手歌《乌苏里船歌》。唱歌是天分,几乎不需要怎么练习,一首字正腔圆、激情高亢的东北民歌在饭店里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唱民歌需要功夫,有人夸奖说是专业水准的,那是有点吹,不过一般人可达不到这个层级,这一首歌给小静的脸上增加了许多光彩,她没听过我唱歌,看她那个表情是又激动又骄傲,没曾想她的贾大哥还有这么一手,眼泪都留了出来。  

  夜很深了,担心女生们回去走校园里的黑路害怕,打算把几个同学送到寝室门前,再起身回宾馆,这些女生也不客气,也不说一声“不用了”我岂不就省事了,只好硬着头皮送她们往回走。从学校北门走进女生宿舍有很长一段路,大家还是有说有笑的,当走到女宿舍门口,正要转身告别的一瞬间,突然间被小静死死拖住,几个人好像事先预谋好了,连推带拉,非要我住进她们女生宿舍不可,这可不行!这不是侮辱人格吗?对于一向清高的我来说,平时走过女厕所都要远远躲避着,生怕染上好色之徒的恶名,无论如何施不得!施不得!

  大学里男女宿舍都是严格区隔的,里面发生桃色事件是经常的事,二外学生宿舍是按男女分生开设的楼宇,入口处挂着明晃晃的招牌,异性禁入!平时女宿舍楼内还有老大妈坐在门前看着,看门的老大妈都是凶狠泼辣的女人,男人绝对不可以随便跨入雷池半步,今天要是有大妈我就得救了,现在估计是回家睡觉了,这可怎么办呢?再说我是个有身份的人,住在这里成何体统?

  在三星级的内蒙古饭店还没退房间呢,留着好房间不住是什么事啊,当初就是立场不坚定才走到了今天这步田地,岂能就这样一错再错呢?不行,今天一定要回去!张静说什么也不答应,死死揪住衣服不让回宾馆,深更半夜的不敢大声张扬,要是惹来了保安可怎么交代?其她几位女生也纷纷帮着劝说:“没关系的,我们几个姐妹是一个房间,我们不怕,你大男人还怕什么?小静平时对我们特别好,我们要为她着想,这里是比不上三星级宾馆,可一般男人哪里能享受到这个待遇啊!”说着连推带搡,就像士兵抓舌头一样强行拖进了她们的寝室,当是那个难为情的感受,有个地缝都想钻进去。

  好虎抵不过一群狼,怎么好意思对纤细的女生小手动粗呢?小静她们宿舍在一楼,不用爬楼梯很快就到了寝室门口,一阵推拉到此结束了。既然上了贼船也就听从女孩们摆布吧,那个女生宿舍房间很宽敞,收拾得干干净净,与男宿舍就是不一样。六张上下床分列两边,房间里充满了女孩们特有的化妆品香气。墙壁上贴满了女孩们崇拜的明星照片。学生实习期间,有好几位学生回家了,那天晚上房间里只有六七个人,她们腾出了靠窗角上的一个上铺,小静打来了一盆热水让我洗脚,然后拿出一个雪白的床单铺在床上,又从她的铺位上拿过一床棉被,那是一位江西女孩回家空出来的位置,上面还挂有现成的蚊帐。

  现在的整个楼内都是女人的世界,连卫生间和盥洗室都不可以去,住在这里比住小静家还尴尬,心里不断地埋怨小静,你这不是要折磨死我吗?不敢坐在明亮的女宿舍房间里,好像有一千只眼睛在注视着这里,只好爬上床,迅速把蚊帐放下来。寒冷的季节哪里会有蚊子,只是为尽快遮掩住那难为情的神色。说实话,小静让我住在这里,也不是为了我们要做什么,她说了,只是为了每时每刻都能看见你在她身边就行。没当过女人,对这种感觉体会不上去,但相信她说的都是真的,所以还是决定陪她住一个晚上,以抚慰她那颗真诚的心。

  张静住在斜对角的一个下铺,住在充满女孩气息的寝室里的确与众不同,自己的第一体会是令人高度紧张,内心里不停地念叨:你可是个受人尊敬的人,这些女孩如此信任这位大哥哥,向上帝保证,什么都不要看。人们看过《女大学生宿舍》的电视剧,仅凭着这个题目就会引发出无数的遐想,今天亲自住进了女大学生宿舍,比电视剧里的内容还要精彩,生来算是一场绝对新奇的艳遇。当时的感觉是惊诧和拘束,那夜整体合衣,不敢喘大气,不敢张望 , 脸朝着白墙的方向躺下了。

  你说这人也是奇怪,女大学生宿舍其实也没有什么太不同的地方,相同的床铺,相同的房间,相同的被褥,只不过它是与一些美丽的女大学生联系在了一起,就和爱屋及乌是一个道理,这里是多少男士向往的地方,大概连女厕所都是香的,不然为什么总有人去偷窥呢?西方有人把女大学生宿舍安装上摄像头,然后收取高额收视费向社会播放,可见这个深闺的地方是多么的珍稀。今天居然能住进了这神秘的地方,设想一下,世界上的男士有多大概率像我一样被 MM 拖进宿舍?不能说是零,但估计比例数少得可怜,别埋怨小静了,今夜好好珍惜吧。细想起来就和坐火车睡卧铺差不多,软卧车厢里也经常有男女混住一个包厢的,也没感到这样拘谨,忙碌了一天,实在是太疲劳,不知什么时候进入了梦乡。

  当一觉醒来时已是艳阳高照 , 宿舍里的人全上课去了,已经空无一人,小静的床边放着一盆打好的温水,在床上还留了一张纸条 , 上面密密麻麻写了许多“指令”,仔细一看那是今天的全部生活安排,看到这些安排,脑袋突然间感到胀大了许多,天哪!还有完没有?一种驾驭不住局势的感觉浮上心头,如果再这样继续住下去,我不成了二外的“压寨丈夫”了吗?不敢设想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于是匆匆地给她留了一封短信,又塞了 2000 元生活费到小静的旅行包里 , 撒了一个慌就一溜烟地逃跑了。

  坐在出租车里慢慢回味昨天这场特殊的艳遇,它改变了我对女人情感世界的一贯看法,一场《女大学生宿舍流浪记》使人深深体会到女人对男人一往情深的依恋是多么的深刻,在这一点上,男人绝不如女子。难怪古人早就总结了出经典的经验来:“自古红颜多薄命,痴情女子负心郎”,现在细细品位这句话的涵义感受颇为深刻。面对眼下的烂局该怎么办?有些茫然失措。  

  来到北京站后定了定神,本能地回头望了一下,没有看到追兵,就到窗口买了一张火车票,慌慌张张地逃到了安徽淮北,办完事后又经郑州辗转来到了河南安阳。到达安阳后心里还是不踏实,担心小静有情况发生,也想不出她究竟会有什么举动,现在还不敢给她打电话,怕再次引火烧身。这么就躲起来也不是个办法呀,可一时又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艾 … 走一步算一步吧。

  住在安阳矿务局招待所里,眼睛望着天花板发呆,服务员带着一个人匆匆上楼来,没想到小静竟然一路追杀了安阳这里。当小静接到了那份留言信后,就再也控制不住了感情,敏感地意识到了这次不辞而别的动机 , 竟然丢下学业不顾一切地来追赶了过来。热恋中的女人具有高度的敏感细胞,她们担心的就是害怕被所爱的人给抛弃!她按着纸条的地址先追到安徽淮北,结果扑了个空,又赶到郑州,也是刚刚离开,沿着行走轨迹的蛛丝马迹一直追到了安阳。我们的出差的地点都是固定的大型煤矿,时间长了,她早就熟悉了这些路线,一路上通过打听客户来获取行踪信息。

  小静到达安阳时已不成个人样了,高烧到 38.9 度,得知贾大哥不辞而别的信息后着急上火,巨大的打击下得了一场重病,看到这情景把人下坏了,马上送她到当地医院治疗。在安阳的水冶镇,那里是个农村的卫生院,医疗条件差极了,大夫的压舌板不消毒,用抹布擦一下就给下一个病人往嘴里插,我在旁边观察得一清二楚,眼看那个压舌板就要插进小静的嘴时,被一声断喝给止了。那个大夫惊讶地看过来,有什么不对吗?我们从来就是这样啊?没有时间和他们理论,现在是医生手里的病人,不敢过分发作,大爷呀,快给开些点滴药吧 ……

  最不能容忍的是,在处置室里,护士手中的青霉素试敏针头不换针头,从这个人的手腕上拔出来就扎进另一个人的身上。一看这医院实在不行,马上转移吧!真不敢相信这些大夫能给病人治好病吗?搀着小静摇摇晃晃地回到招待所,给她吃了一片自己带的退烧药,又让她喝下几杯白开水。说来也真怪,她一见到贾大哥的面,这场病很快就好了。小静一边哭着一边哀求地说:你以后不要再抛弃我好不好 …… 看到她可怜的样子,内心哑言无语,默默向上帝保证,从此再也不能轻易离开她了。病好后把她送回了北京,从此所有的行踪对小静高度透明,不敢再对她撒谎 , 因为对她妈妈有过郑重的承诺,一定要好好照顾她,不能再发生意外了。

  那个时期海南安仪厂非常忙碌,出差是家常便饭,小静索性干脆荒废了学业,跟着贾哥跑起了业务,那时期到过许多地方,去过四川芙蓉、重庆、宜宾、成都、贵阳、昆明等地。她心甘情愿的为厂里尽义务,办煤安标志,誊写培训教材,只要是贾大哥的事,她都乐此不疲。 1994 年冬季煤炭部在燕郊煤炭干部管理学院举办全国范围的培训班,约定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贾柏青和重庆建工学院的 王 教授到场讲课。在八天的课程里,她一步也不离开招待所,细心地整理教材,准备挂图,编写教案。

  培训班期间刚好遇上小静母亲过生日,好说歹说给哄回家去了,有了以前的教训,现在不敢再说过激的语言刺激她,长期在外漂泊,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生活,本想要安静地休息一下,没想到人家老先生上午到家,只停了半天就跑回来了。回来后还愤愤地质问说:为什么要赶我走?是不是想利用不在的时候,再找个女孩?一些不着边际的话真是让人哭笑不得,是不是所有恋爱中的女孩都会变的这样“痴情”?难怪汉语中的这个“痴”字原来就是傻的意思。

  小静说过这样的话:她的视线一离开我,就忍受不了,如果真是这样该有多么可怕!岂不是和吸毒一样的依赖症吗?长此下去怎么收拾这个残局?想来想去想出一个很拙劣的办法,设法在自己身上制造些事端,想让她慢慢摆脱过分依恋的情节,于是就骗她说早就患有高血压,可能活不长 …… 小静真把这事情给放在心上了,就托姐姐从日本给带回了电子自动血压计,那时这个东西还是凤毛麟角的宝贝。学习班快结束时还送了一本精装的小说《简爱》,她特别崇拜简爱一生守候着罗切斯特。

  原定的渐渐疏远政策看来是行不通了,感觉到时间拖得越久,就越不好收场,就和人吸毒是一个道理。小静越是对我好,反而越是觉得不应该占有她,她应该拥有自己美好的未来。能真切地感受到她爱上我的时刻是多么痛苦,没有几个女子在爱上一个有妻室的男人之初 , 就一定要破坏她的家庭 , 但到后来几乎所有的女人都不可自拔,乃至于发展到双双殉情。

  看看自己的妻子对我那样贤惠,对家中父母那样的孝顺,这个家没有她,不知道会是什么样。不能只为自己贪图一时的享乐而遗恨终生。妻子的文化水平虽然不高,但我们之间有更多的亲情。就和相声里说的一样,拉着她的手,没有什么感觉,就和自己左手摸右手一样,但是用刀砍下来时和砍自己的一样痛,因为我们的血脉相连,如果老婆有一天知道了这件丑闻,那撕心裂肺的哭声会把我送进地狱。为了小静和妻子二个人都幸福,要割舍自己的一部分情感。应该当机立断了……

  北京培训班终于到了结束的那一天,张静送我到首都机场,临别时心里非常难过,明白这可能是最后一次见面了,竭力控制着表情,不想在她面前轻弹泪水。办好飞往海口的乘机手续后,迅速地钻进了安检区,当回首张望小静的时候,眼睛视线已经模糊了。越是克制泪水反而适得其反,迅速躲进了卫生间后泪如泉涌。在没有人的地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声痛哭了起来。

  在洗手间里,用冷水一边又一遍冲洗眼睛,振作片刻后用手拉着沉重的皮箱走向大厅,那一时刻精神是恍惚的,不知道自己要往哪里走,一不小心被行里的轮子绊倒了,重重地摔了一跤。手腕下面被凸起的金属边框割下一块肉来,鲜血立刻涌了出来,那时已经没有了疼痛的感觉到,因为内心里的痛比这块肉疼痛得还要利害。  

  那天是一个晴朗的日子,机舱外碧空万里,脚下的山河美丽如画。没有情绪观赏窗外的风光,不停地用餐巾纸吸去眼角上的泪水。 757 飞机在空中飞行三个小时后,带着鲜血淋漓的手腕和红肿的双眼在海口走下飞机,妻子早在机场出口守候着呢。这时的目光再也不能像平常那样去引逗她的双眸,只觉得羞愧难当,没有勇气去正视她,故作观察其他行人 来掩饰内心的虚伪。

  到家后老婆和往常一样对待我,原以为她还不知道和小静的隐秘事情,我是一个撒不了慌的人,几次欲言又止,那句话实在没法开口。其实她早已经知道了真相 , 张静寄来的十几封长信,还有好多我们在一起的照片,都一直珍藏在家中秘密的地方。明知道那都是些致命的定时炸弹,但不忍心毁掉它。它珍贵得不能用金钱来价定,它是一个真实的历史,是一段难以割舍的真情,没有必要去修改和隐瞒历史。  

  晚饭后妻子拿出了张静的信和照片,不知道她是怎么发现储藏秘密信件的地方,一看到这些“赃物”具在,心里全明白了。说的准确点那是些感情缠绵的情书,每一封信最少都不下于十篇纸 , 那是小静眼含着泪水写出的真情话。没有理由去指责她,她从没有动过让我离婚的念头,也从不向我索取什么,甚至她要主动去找我妻子谈谈,请她放心,她保证不会夺走柏青,哪怕只要把柏青的三分之一给她就行……这正是她伟大可爱之处。

  事情已经发展到了这一步田地,任何人都不会有回天之术了,此刻预感到世界末日即将来临,人在绝望时心里反而特别平静起来。在此之前早有了心理准备,什么叫面对现实?这场悲剧是自己导演的,自己必须负全责。如果妻子这次不原谅,决定今生关闭心扉,不再迎娶,也不可能再去找小静去,不想背负喜新厌旧的恶名,那样谁都不会幸福。 

  海南岛的冬天依然有台风袭来 , 狂风暴雨把海口搅得天昏地暗。我的心情和那天气一样灰暗,千错万错一切都是自己的错,没有任何理由去辩解所发生的事情。妻子一边用绷带包扎着流血的伤口,一边留着眼泪。我们毕竟是多年夫妻,里面更多的是患难亲情,她最终原谅了我的过失。这场风雨过后,我们回归了正常的家庭生活,然而,这只治愈了我心灵伤痛的一半,而另一半却沉积到了心底,永远不可治愈。 

  又到了一个春节,节前从北京传来撕心裂肺的消息,张静得知与她分手的消息后,再也没有了生存的欲望,竟然服毒自杀了,由于发现得及时,送进中日友好医院抢救一个星期才脱离危险,这些消息我全然不知,今年是黄伯光和郑建杰去北京拜年的,当然不会再让我去北京了。拜年的队伍到了北京时才得到确切的消息,他们特地去医院看望了小静,她那时消瘦得已经不象个人样了,感动得大家都留下了眼泪,从北京回来的人都说小静太可怜了,也有人当面指责我太绝情,是啊,我无言以对,这些话都没说错。

  小静在病房里还不忘托人转告贾大哥 , 希望还能来北京看望她。听到这个消息后如坐针毡,我的罪孽深重啊!哪里还有脸面去看望她呢?去后用什么语言去安慰她呢?如果她能走出这段阴霾,光明就在前面,在屋中徘徊考虑了许久,决定还是放飞那只美丽的小鸟吧,不能把自己的幸福嫁接在别人的身上。要是真心爱她,就应该让她有个美好的未来,她原本不是属于我的天使。

   上帝造人的时候就留下了不公平的祸根,人类繁衍生息的进化过程中,赋予了男性传播 DNA 的主动权,使男人们广种博收。而对女子赋予了优选良种的权利,她们只垂青那唯一最优秀的男子,让女人们痴情不改。这才有古人常说的:自古红颜多薄命,痴情女子负心郎。   

  我很快就从痛苦中解脱了出来,半年后就和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从此像戒毒人一样严格守住了情感的闸门,从未再与小静联系。小静还在苦苦等待着(这段时间我不知情),她可能明白我的心情和处境,再也没有拨电话打扰我。时光在无情地流失着,十年的光景过去了,在确信再也没有了希望之后,远嫁给了一个台湾温姓的商人。

  小静定居台湾后还打过来一个电话,告诉我她现在很好,不知道她的话是否真实,许多大路新娘嫁到台湾后有不同的遭遇,这些年来我的心一直在流血,如果她婚后美满幸福,我会感到宽慰,如果不幸,在九泉之下都会呜咽。是我贻害了她的一生,所以避而不见她,是希望她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但不知道她此生能否知道我用心的良苦。面对茫茫的台湾海峡道一声:亲爱的小静妹妹,一路好走,哥哥今生对不住你了,如果还有来世,我们一定结为百年之好。也忠告广大的男士们,要好好谨慎对待女孩们的真情,千万莫当儿戏。


  


致小静的朋友:

  茫茫的海峡已经把我们分割在二个不同的世界,假如你们能够有机会阅到此文,请转告小静:我的事业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取得成功了,她一直都在担心贾大哥不是那哥几个的对手。我在大陆默默祝她的家庭幸福美满,她的电话号码连同本子一齐丢失了,也不想再去打扰她的平静生活。我的 qq: 190668195 妮称:河边草,这个名字是为了纪念她而起,其寓意是默默长在河边的一棵青草,无奈地守望着日夜奔流的河水,相信河水有一天能汇入浩瀚的大海,飘过海峡到达彼岸,让河水带去我深深的祝福。

让我们听一曲琼瑶的《青青河边草》来结束本文吧

 

music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 绵绵到海角

海角路不尽 相思情未了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 绵绵到海角

海角路不尽 相思情未了

无论春夏与秋冬 一样青翠一样好

无论南北与西东 但愿相随到终老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

music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 绵绵到海角

海角路不尽 相思情未了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 绵绵到海角

海角路不尽 相思情未了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 绵绵到海角

海角路不尽 相思情未了

music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青青河边草 悠悠天不老

野火烧不尽 风雨吹不倒

啦啦啦啦啦 啦啦啦啦啦 ...

 

注:本章故事中当事人的姓名都使用的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