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不是我不小心      

 

回目录 回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三十一)----不是我不小心


                                                                     双击自动滚屏


 

  自打几个兄弟落户海南,物质生活方面发生了潜移默化的变化,慢慢地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这些还算不上什么富裕,感觉最明显的是每家都装上了进口 21 寸平面直角彩电,身上的服装也开始考究了起来,且不说餐桌上有琳琅满目的海鲜,连上厕所都不再使用报纸了。港澳是特区的经济典范,受港台电视剧的影响,广东腔调成了人们追捧的时髦,几个兄弟为了突显大款绅士风度,在场面上也开始模仿起了广东腔,什么“洒洒岁啊,某温忒啊、门门嘚呀 …… ”时不时地汉语里还颊上几句“ OK ”之类的洋话。

  海南是个富庶的地方,对于一介贫民百姓来说如同从地狱域飞上了天堂。人们离开故土在外谋生,总有找不到家的感觉,生活虽然富裕了,可异乡的生活还是摆脱不了淡淡的乡愁,周晖义为了南迁与结发之妻一刀二断,林贵华也是因为长期分居,被聪明漂亮的老婆给抛弃了,四个兄弟中有二个打光棍,特别是到了逢年过节,工厂里的气氛显得特别凄惨。

  林贵华算是我们哥四个当中最不幸的小弟弟了 , 大家从辽源往镇江调迁时,他老婆死活不同意随迁,说是等孩子读到暑假再办调转手续 …… 明眼人一看就明白其中有故事,可是老实巴交的华仔不明白其中的玄机,同意自己先到镇江开辟天地,留下了如花似玉的老婆陪女儿在家乡读书。林的老婆是个相貌出众的大美女,人也精明,工作干练,是百里挑一的好姑娘,林桂华也是个才华出众的帅哥,如果把林桂华和他老婆放在天平上称量,华仔显然抵不过老婆的魅力,这个天平注定要失去平衡。

  学生暑期在不轻易间已经悄悄过去,大队人马迁到镇江已经快一年了,随迁的孩子们早已安置了自己合适的学校,这时还是听不到林的老婆要南迁消息,工厂里调迁的人事指标还给她保留着呢,如果再不调动就失效了,这在当年是何等的珍贵东西,难道林的老婆真要放弃这次南迁的机会吗?大家纷纷猜测里面的原因。此前早就听到传言,说是她喜欢上了单位的一位男同事,故意找借口拖延不走的 …… 时隔不久,传言真的变成了现实,几经波折最终还是酿成了一场家庭悲剧。

  这场家庭变故对华仔打击特别大,大家都竭力照顾这个不幸的小兄弟,林贵华独身一人生活很是孤单,他和我们三个当兵出身的弟兄不同,军人在部队上练就了一手过硬的生存功夫,什么洗衣、做饭、针线活样样都行,用首长的训话说:“除了不会生孩子什么都会”没有老婆时照样生活得很滋润。林本来他就缺乏生活自理能力,家中没有女人怎么像个家呢?大家看到这情景不约而同都很同情华仔,千方百计地想为他再物色个意中人,于是就撒开大网四处搜索。这张网撒得也太大了,从辽源到海口,一直延展到了北京。世事难料,找对象可不是件容易的事,张罗了很久也没寻觅到合适的人选,大家忙于工作,这件事慢慢被搁置了起来。

  说来也巧,煤炭部总工程师赵全福的公子赵少刚(化名)是我们的铁哥们,他旅游来海口时说有个同事的妹妹,品貌都很不错,名字叫张静,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的学生,还没有毕业,可以考虑给牵一个线。这件事很快就被提到了日程上来,大媒人自然就是赵少刚了。赵回到家不久就打电话到海口,索要林贵华的相片,大家听到这消息都很兴奋。林平时很少照相,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一张合适的单人相片 , 总不能把带有前妻的照片给人家姑娘看吧,于是就把压在玻璃板下我们哥四个的合影拿去了,并且在照片后面明确地注明了是左数第三个人,关照中间的当事人千万千万可别看错了 ! 海口离北京也太遥远了,女方人还没看到,不太可能就去北京冒失地相亲啊,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不能全指望能成功。  

  海南安仪厂每年春节期间都要到北京看望煤炭部的领导,带去一些海南特产,象腰果、咖啡和热带水果等等。大家都有一个愿望,不能忘记帮助支持过我们的领导,创业初期资金很紧,也拿不出什么贵重的礼物,只是表达一下那份滴水之恩的感激心情。 1994 年的拜年队伍略微庞大些 , 哥四个除了周晖义跑现场没有过来外,林贵华、郑建杰加外黄伯光都来到了北京。这次拜年除了公务之外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给华仔相亲,准备拜完年再相亲,大队人马住进了华北大酒店。礼品是空运到北京的,要拆分成许多小包挨家挨户地拜访,人手不够,就请赵少刚找了几个朋友帮忙 , 这个帮忙队伍中就有准备给林贵华介绍的张静,可是大家谁都不知道内情。

   办事老道的赵少刚担心这等事情没把握 , 不宜提前张扬,事先没有通知任何人 , 打算让那个女孩先偷偷地看一眼再说,这样张静就成了我们的“工作人员”。当时来了三位帮忙的女孩 , 北京人素质当然是很高的,三位女学生个个相貌言谈都十分出众,其中有个个子 一米 七左右的女孩,白白的皮肤很是惹眼,女孩们称呼她“小静”大家全然不知其中的奥妙玄机 , 很快就忙起了工作来。我习惯了老大哥的身份,不声不响地招待几位前来帮忙的客人。那时煤炭部的基层领导班子全年轻化了,新上来一批年富力 强的 博士生,硕士生,和我们的年龄差不多,忙碌了一天,到晚上肯定要安排了一次活动 , 邀请大家在一起聚一聚,地点就选在了华北大酒店。

  当年的北京还没有体现出改革开放的味道,天黑之后所有店铺全关门上锁,和海南的夜生活有很大差距,人们开玩笑地说北京晚上六点以后“人民币作废”。更不方便的是我们要举办个舞会却找不到舞伴,北京舞厅里没有小姐伴舞,舞伴一律“自备”,不象海南,走进舞厅,上百名美若天仙的小姐列队欢迎你。无奈只好再求赵少刚来救场,赵少刚让张静急匆匆找来几个闺中好友,总算圆了场子。张静的同学们来到华北大酒店正是下班高峰期,还没来得及回家吃晚饭,朋友帮忙不能饿肚子,出于礼貌我们安排几位美女与大家共进了晚餐。  

  舞会是包了酒店一个宽敞豪华的歌舞厅 , 到年终的时候煤炭部的工作特别忙,来参加舞会的人没有预期的那么多,刘建荣和付建华不喜欢跳舞,郑建杰就陪他们去打台球和保龄球了。剩下的人总要应酬好,我像一个服务员似的给领导和请来的朋友们倒茶水 , 切芒果,这辈子天生不喜欢摆架子不喜欢张扬,自然也就没暴露身份,舞会其间基本没下场跳舞。人群中的张静是个细心的女孩,她礼貌地走过来主动邀请和她跳了一支舞 , 舞间她轻声地在耳边问道:“你怎么不象他们那样下场和我们跳舞呢 ……? ”

  显然,那是因为女舞伴少,作为主人这事怎么还能争先恐后呢?聪明伶俐的女孩不会看不明白这其中的缘故的,在半明半暗的舞池中只是憨憨地笑了笑,没有回答她。舞曲到达了高潮,就在舞步交错的时候,她那高耸的稣胸碰触到了我的胸口,与异性身体接触,刹那间像遭到电击一样的感觉,一种道德本能反应礼貌地避让开了,与此同时自己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心里冒出一个念头:罪过,罪过 …… 这时才发现这位姑娘特别喜欢和你说话,也许有知识女孩都是这个样吧,当时并没有在意,更没有多想。  

  这场舞会办得相当成功,在一曲《难忘今宵》的舞曲中结束了这次北京的行程,舞会结束后用二辆包租的的士送女舞伴们分批回家,大家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房间收拾行李,还要研究次日的行程。出差在外总是保持着快节奏,住在四星级的华北大酒店,费用可是个不小的开销。这时送客的司机回来结帐了,付钱的时候那位领头的司机死缠着讨要小费,他说:“我听见了一个秘密,你们中的一个人要走桃花运了”大家都当笑话议论,在外面混事时间长了,料定他是想多敲诈点我们的小费 , 肯定是编出的小儿科故事罢了。拜年结束后,也没见赵少刚再提起相亲的事情,就匆匆分手了,黄伯光飞回了海南,其余的弟兄兵分几路回东北过年了,时光象流水一样流逝,渐渐地早把这些事情冲的一干二净。  

  1995 年夏天,煤炭部在昆明召开全国煤矿安全工作会议,这种全国性的会议是获取信息,沟通人脉的最好时机,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肯定要派员参加的。厂里早就计划好让林贵华一人参加这次会议,机票都提前买好了,那时厂里人手少,工作忙不开,就决定还像拜年一样,在北京借几个大学生帮忙,充当海南安仪厂的工作人员,免得让外人看到这个企业没有规模。赵少刚事先和几个学生谈好了,只报销个人差旅费 , 没有报酬,就当一次云南旅游了。学生暑假期间也不误学习,能到云南旅游,是一举二得的事情,这个打法也叫以一当十的战术,企业规模小,处处都要精打细算。

  临开会的前二天,用户现场突然打来长途电话,湖南某煤矿监控系统出现故障,系统已经瘫痪一天了,根据电话反映的现象分析,是属于软件问题,那时监控系统都是安装在超级瓦斯矿井,系统故障人命关天,可不能当作儿戏,软件是林贵华编写的,必须由他亲自出马前去处理。这一变动问题来了,昆明会议怎么办?掐算一下时间只有二天了,这点时间林贵华根本来不及往返,当即时决定临场换人,只好变更机票,由我顶替林贵华前往昆明参加会议。

  由海口到昆明的直线距离不是很远,空中飞行时间只有一个小时,走下飞机立刻感受到了盛夏昆明清爽宜人的气候。昆明的平均海拔高度 2400 米 ,没有酷暑和严寒,名副其实的四季如春。昆明这时正是旅游旺季,游人如织,内地现在正值酷暑季节,日最高气温都在 38 度以上,与清凉如水的昆明相比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走出候机厅,在阳光下深深吸了一口清凉的空气,感叹大自然气候的神奇。到达会场签到后稍稍休息了一下,就按事先约定的车次去火车站接北京增援我们的学生。

  从北京开来的火车晚上五点钟到达,那时还没有现在通信这么方便,手机寻呼机还只是少数人的高档奢侈品。信息传递只能靠信件,电报没有地址无法送达,今天只好用最原始的办法,举了个牌子站在出站口等候了。火车到达后没有接到事先约好的队伍,只接到了一个女学生,说起来真是巧,她就是在北京认识的那个张静。原来暑假期间到昆明旅游的人太多了,火车爆满,硬座票都没有拿到,又遇上了百年不遇的高温酷暑。事先约好的几个学生都到了北京站,看到这情景全傻眼了,硬是没敢上车,被蚂蚁般的人群给吓回去了。

  当年还没有空调火车运营,人多没有座位、加上高温酷暑之下,谁敢上这样的火车?暑假期间列车全程不断的往上挤人,没有好身体,没有好胆量的人是不敢上这列车的。张静是个讲究诚信的女孩,觉得已答应为人家来帮忙,就是热死也要履行诺言,就这样她一个人买了一张无座票,毅然绝然地上了这列“蒸笼火车”。看到她饱受蹂躏的样子实在是令人受感动。

  张静几乎是在车上站了三天三夜,特别是列车途径湖北、湖南时,车内温度已经超过了 40 度,按她的话说热得她都快要疯了,有许多人中暑昏迷 …… 别说是一个柔弱的女子,就是一头壮汉也经不起这样的折磨。到宾馆后给她安排了个小房间,卫生设施都齐全,就是面积稍小些,这样可以节省些费用,办厂初期处处都不忘记节省。人没有到齐,开会的计划全被打乱了,让小静先洗个澡先好好休息一下,来多少人办多少事吧,不重要的议程就不参加了。  

  会议如期举行,我们住在昆明的孔雀饭店,这是一个三星级的宾馆,高雅气派,装点着带有浓厚云南民族风情的壁画和雕塑。会议日程比较轻松,有更多的时间接触张静,特别是晚饭后无法回避与她单独接触。她常来房间聊天,张静是个活泼的女孩,和她在一起有说不完的话题,我作为一个老大哥,恪守着自己的职责,尽力照顾好这个远道来的小客人,现代的大学生可能是过惯了夜生活,每天很晚时都得主动去提醒她该回自己房间休息。

  昆明凉爽的气候让人感觉时间过得特别快,中午最高气温不过二十五六度,经过酷暑煎熬的人们感到十分珍贵和惬意。那是第三天晚上,小静抱着一堆衣服和化妆品跑了过来,说她自己房间的卫生间漏水 , 要使用我的卫生间洗个澡,刚想要去喊服务员来给修理,还没出门她就钻进了我房间的大卫生间,当时也没有多想,不加思索地就默许了。几天的接触 , 才注意到张静有 一米 七的身高,标准的三围,皮肤白得像雪一样。

  张静这女孩为人心眼好,很懂礼貌,处处表现得有谦让性,特别她那双洁白柔软又灵巧的双手标志着她的高雅素质。张静说她们家是满清在旗的后代,看她白白净净的样子肯定有贵族的血统,看来人的素质与遗传因素有绝对的关系。张静家住在北京某区,爸爸是北京煤炭系统的干部,几年前因公牺牲过世了,妈妈是某区公安局的刑警队长,姐姐和弟弟留学英国,已经定居海外,家庭环境非常优越。   

  就在张静从卫生间里走出来那一瞬间,把我惊呆了,这一生除了老婆以外没有近距离注视过女人,她乌黑的秀发披在双肩,那张红润的脸庞就像一朵花儿从水中浮出来,身上散发着沐浴过后的香气。说实在的,作为一个血气方刚的男人,而且老婆被派到无锡已有半年多的光景了,身体内一种难以抑制的冲动爆发了出来,当时的头脑还特别清醒。心中嘀咕:你这是怎么了?你是个正人君子吗?你是受人尊敬的一厂之长,人家是来帮助你们工作的,而且还是个比你小近二十岁的学生,千万不要有非分之想!理性终于控制住了冲动,装作没事的一样翻弄资料,眼睛再也不敢去瞟张静的身体,心里在不断地告诫自己千万要冷静!  

  说起异性心里,总有一种酸溜溜的感觉,从小家境贫苦 , 自幼自卑心理就特别强,对于漂亮的女孩顶多偷偷看上一眼,骨子里认定那绝对不是属于自己奢望的目标,只不过当作一件美丽的艺术品欣赏一下罢了。所以从来不会像平常男孩那样去主动追求女孩,尽管十分地喜欢她。一生中也不是没有遇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只是没有勇气去表露罢了,失去了一次又一次的机会,人生也许就是命里注定。平日里最讨厌那些死皮赖脸缠着女人的无赖,为他们下贱的行为感到耻辱,可偏偏不少女人喜欢这样的男人,这就是美女爱流氓的逻辑吗?

  贫困的家庭十有八九是没有女人肯下嫁的,天生的自尊心又特别强,绝不能做一个被女人看不起的男人!认定所有的漂亮女孩都不会喜欢自己的,时间久了就形成了一种行为习惯,甚至有意去避开女孩们的目光,只怕她们误以为这是在向他们“示爱”。如果她们误以为这是在向他们示爱,并且她们那高傲的内心讨厌这个穷小子的话我将无地自容。到后来甚至找对象时都不敢选择漂亮的女孩,害怕受到鄙视。慢慢才发现这是一种病态心理,漂亮的女孩不一定就高傲,但已经形成了习惯,对女子,特别是漂亮的女子敬而远之。  

  时间已经快到晚上 11 点了,张静还在美滋滋的谈论她们学校的事情,我振作了一下精神,再一次鼓起了勇气,提醒张静,时间不早啦,该休息了!这句话好像一根导火线,引发了一场情感洪水。她突然说:“你为什么还要赶我走啊?”说着,她竟顺势扑进了怀里 …… 我也是个有血有肉的男人,再也没有能力去推开她的疯狂拥抱,此刻的心在激烈地跳动,面颊发烫。必须承认我只是个普普通通的人,不是什么圣人,更不是柳下惠,事先信誓旦旦设定好的防线全部崩溃了。

  一场狂风暴雨过后,情绪慢慢地冷静了下来,心里顿时涌出一种强烈的负罪感,她原来还是个处女,在冲动的那一时刻,自己完全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所支配,好像整个宇宙都不存在了,根本没有可以思考的空间。必须承认人也有动物本能的一面,世上的人都具备七情六欲,人之所以高尚,是他拥有意识和道德,本能物欲的一面被道德紧紧约束着,失去约束的人就成了禽兽 …… 心想今天不是也成了禽兽了吗?有些不忍地问小静:“我这不是毁了你吗?”她笑眯眯根本不以为然地说:“我就是喜欢你,觉得很值得。”接着问小静:“你为什么喜欢比你大许多的男人?我可是有妻室的男人,不能娶你,你将来怎么办?你是怎么喜欢上我的?”她这才把全部真相讲了出来。  

  这场情缘起源于那张“相亲”的四人照片,相亲照片送到北京后,并不是看照片时指认错了位置,按理说林贵华很年轻,在厂里也挂个副厂长的职务,本人从事软件开发工作,在当时是个很高尚的职位,相貌也比较好 , 身体强健,肌肉发达 , 留了两边的络腮胡子 , 相当英俊潇洒。现在女子的内心世界琢磨不透,不知道张静为什么就没看上林贵华,偏偏看上了照片里另外一个人,那人就是这个年龄最大的贾大哥。打那以后小静通过煤炭部的人员开始研究起这个贾大哥来了,在北京就是有个优越条件,资讯获取很广泛,她爸爸又是煤炭系统的,在行业中有很多人脉。不研究不打紧,流行歌曲中有这么一段歌词:“女孩的事情男孩你别猜,猜来猜去就会把他爱 …… ”相同的道理,经一番调查研究,这位贾大哥慢慢成了她心中的偶像。

  小静从前了解贾大哥只是出于好奇,信息范围也仅仅是停留在是语言传递的平面范畴,如今在春节拜年会上见面后,就发生了质的变化,她看到的是一个全方位的、立体的,活生生的真人。有人研究过女人的恋爱心理学,她们对男性的感知要比男人细腻得多,不单看到你的容貌、身高、体魄,还在感受你的气味和声音,甚至举手投足都会诱发对你的青睐乃至倾心。小静的心理变化哪里晓得,不知道她已经暗恋我有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些事情全然被蒙在鼓里。

  回想起那个的士司机说的“桃花运”一事看来是确有其事,女人也真是奇怪,你越是回避她,她越是喜欢你,真是莫名其妙的现象。随着时间推移,小静的情感世界完全被一个人独占了,已经深陷到不可收拾的地步。张静的小弟弟在中国科学院某研究所工作,海南安仪厂过去曾经有一项与该院所的合作项目, 丁 教授很熟悉参与项目研究人员的情况,当小静从另一个角度观察到贾大哥那些饱经磨难的经历后,已经不能自拔了。在学校里有不少男生疯狂地追求她,其中还有一个很有名气的研究生,可她就是对人家不屑一顾,偏偏爱上了比她大十多岁的男人。不知有多少思想家,政治家,行为学家写了无数的文章,可还是研究不明白爱情的话题。它的确不可以用任何一个经验公式去套用,也不能用简单的好与坏的法则去理解。  

  张静是一个非常体贴别人的女孩 , 她一开始就明确地表示绝不介入我的家庭 , 她特别崇拜《简爱》小说里的主人公,今生决心不再嫁人,要做一个 赵四 小姐伴随我一生。会议这段时间在昆明住了一个星期,那种婚外情的滋味不完全是甜蜜,一半是幸福,一半是痛苦。甜蜜的是张静如痴如狂地爱着我,饱偿被年轻美丽女人疼爱的滋味,她的视线一刻都不能离开你,用手去抚摸她时,能感觉出她会浑身都在颤栗发抖,眼泪都会流出来,和她在一起会变得年轻浪漫。痛苦的是心里非常彷徨和不安,怎么会干出这样的事来?有一千个理由也无法解脱心里的自责,心理压力更大的是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结法妻子……

  心情平静下来时痛苦的感觉会被放大许多,你是谁?眼前开创的事业还没有成功,岂能如此胡作非为呀?真的就这样堕落下去吗?这种压力之下已经让人寝食难安,仿佛自己是个十恶不赦的罪人。镇江北固山上有个甘露寺,当年刘备为了国事前程,就是在这里与孙权的妹妹孙尚香成亲的,婚后过上了灯红酒绿的日子,忘记了蜀国的江山社稷,今天我在云南是为了哪一桩呢?不行,不能像刘备一样乐不思蜀。必须尽快赶回海口,还有大量的事务等待去处理,海南安仪厂的企业还很弱小,没有事业的男人绝不是个好男人。

  女人对男人的依恋是难以想象的,常言说一日夫妻百日恩,男女的情感好比决了堤的洪水,看来是没有办法回归原位了,预感到小静已经没有勇气离开我回到北京,怎么收拾这个残局?私下给她买好了回北京的卧铺,希望这事从此忘却掉。闲谈中无意说出让她回家意图后,她竞哭得象个泪人似的,《红楼梦》里的红玉说过:千里搭长蓬,没有不散的席,时间终于到了分手的时刻,就在送她上火车的那一刻,小静竟然孩子一般的放声大哭起来,嘤嘤的啼哭声让人心碎,那场面就是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摇的,一时也不忍心让她这样伤心地离开昆明,掐指头算了算,离开学的时间还早,就退了火车票,咬了咬牙买了二张机票和她一同飞回了海南。  

  七三七飞机在轰鸣声中昂首冲向了天空,把美丽的春城抛在了脚下。坐在飞机上没有心思观赏下面的壮观的滇池景象,心中苦苦地思索着,我的前半生过得光明磊落,坦坦荡荡 , 为什么现在没有把握好自己呢 ? 我真的变成了个坏人吗?因该不是!从骨子里也没有故意干坏事的犯意呀,再想想张静,更是个百里挑一的好女孩,这事也不能怪她呀?这一生中都在努力克制自己的欲望,从不去奢望那些不属于自己的东西,平时连漂亮的女子都不敢去望上一眼,今天怎么就失败了,这究竟怪谁呢?

  

茫然之中,脑海里突然响起一首歌:不是我不小心,只是真情难以抗拒,不是我存心故意,只是无法防备自己 …… 爱情和婚姻是一对永远纠缠不清的话题,追求真爱和固守婚姻能否平静地流淌在同一爱河之中呢?在行业内,我和小静的这一桃色新闻很快传播开去,后来竟成了经营对手攻击的素材。这段详情从来没有向世人披露过,它并不是一段光彩的历史,更没有可以炫耀的事迹,只因为那是一段真情,是刻骨铭心的经历。外面流传有许多种传说版本,传说中的老贾成了一名十恶不赦的“色狼”。没有人甘愿将自己的隐私公之于众,至少也会在熟人面前尴尬不以,迫于对手妖魔化的行为,今天把它地写出来,献给我爱的和爱我的人!祝愿天下所有追求真爱的人们永远幸福快乐!至于它的是非善恶,任其随风去吧。

  

 

《不是我不小心》

从来不敢仔细看你
只怕就此迷失自己
虽然你不是我的唯一
神情却叫我无法逃避
只希望默默的吸引你
到底付出真情几许
虽然你从不曾在意
我仍深深的责备自己
不是我不小心只是真情难以抗拒
不是我存心故意只因无法防备自己
想告诉你我的心情
你并不是我的唯一
虽然你说你不在意
我怎么可以原谅自己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