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反击      

 

回目录 回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二十七)----反击


                                                                     双击自动滚屏


  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领导的倒行逆施,激起了许多人的反感,不但没有达到扼杀我们的目的,后果恰恰适得其反,频频动作的媒体把我们四个人的名字宣传得家喻户晓,尤其在煤矿安全领域,几乎没有不晓得我们四位壮士的大名的。一时间我们成了公众关注的新闻人物,猎奇心里使许多人争先恐后前来海南考察参观,从实际效果上反到提高了我们的社会知名度。

  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赶尽杀绝的行为,在我善良的心中种下了仇恨的种子,中国人以和为贵的做人理念左右着我的行为,我始终认为时间会抚平一切,不到万不得已总是“能饶人者且饶人”。但是人的忍耐程度是有极限的,面对煤专厂领导的频频挑衅,复仇潜意识像一座充满涌动岩浆的火山,在不断的累计能量。我无论在是梦中还是清醒时,那一幕幕被愚弄的历史片段像寓言故事一样在眼前播映,齐书记一步紧似一步的战争升级终于触发了裂变的引信,使我胸中爆发出不可遏制的复仇烈焰。兄弟四人几乎在相同时刻,取得了报复的共识,接下来的行动服从一个目标——不为订货,只为雪恨。

  《论语》中说:“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想要击倒实力强大的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必须拥有出奇制胜的法宝。我用最快的速度升级了我们的监控系统产品,让其性能远远超过“A-1”系统的老标准。系统中核心技术是一块Z80单板计算机和通信接口,它是整个系统的通信控制中枢。我用心改革了单板计算机上的自动换极电路和锁相等电路,还加进去了防雷电路,固化程序也作了大量改进,并且重新优化布线。常言说:“货卖一张皮”为了使产品有更美观的形象,我们决定采用计算机辅助设计新技术——电脑布线技术。

  80年代末期还没有现在这么优良的布线软件,掌握此项技术的人更少得可怜。我在海南无线电厂雇了一名中山大学毕业的印刷电路板设计师,专门为我的产品重新布线。功夫不负有心人,用电脑新布出来的板子非常工整,横平竖直线条均匀漂亮极了。电路板的加工也选在国内最好的汕头超声电路板公司,那是一家境外独资企业,产品质量在全国行业内首屈一指,我就是要不惜一切代价来打造自己的品牌。当电路板焊接好后,我把它捧在手里痴痴的欣赏个没完没了,夜里爬起来上厕所也要趴在产品旁边欣赏一番。林贵华也起早贪黑改进了他的系统程序,改进了打印、显示、动画、遥控、存储、等多项功能,使新软件各种功能应有尽有。我们要用全新的,最先进的产品击败那个令人恶心的对手。

 

             用户参观订货络绎不绝

          

  1990年6月我们的KJ10矿井监控系统进行了部级技术鉴定,聘请来北京煤炭部技术发展司的专家李仁风到场。鉴定会取得了圆满成功并获得了合法的生产手续。型号也由原来的“A-1”的“一”提升为“十”,就叫KJ10型监控系统。十是一的10倍,在物理学中叫上升一个数量级,其含意就不用多揭示了。我们利用各种关系收集商业情报,很快我们的情报网就深入到了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的每一个部门。快捷高效的商业运作,远远胜过了煤矿专用设备厂计划经济下的懒牛破车。

  这场殊死的拼搏就如同战场上军队搞敌人情报一样,只要探听到煤矿专用设备厂前往的单位,我们就不惜一切代价去打阻击战。用户也非常配合我们,凡事遇有争议的煤矿,都采用招标议标的方法操作,我们的产品好,价格灵活,所到之处几乎是百分之百的拿下。我胸中的复仇烈火越烧越旺,几个回合下来,煤矿专用设备厂在市场上被我们打得落花流水,一败涂地。

  经过这场拼争,已经明显地暴露出来煤矿专用设备厂经营中的致命弱点,可那帮老爷领导们并没有从失败中寻找教训,不是在开发产品和搞好售后服务上下功夫,也不是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方面改变作风,他们把市场上失利的原因全怪罪到煤炭部领导的身上,这些人偏激地认为,是煤炭部领导支持了我们海南安仪厂,才导致今天的被动局面,并且使出了最后的看家本领——告黑状。一纸诉状告到了煤炭部最高领导——部长大人那里了。

  张宝明部长接到告状的“折子”后非常重视这件事,专门安排煤炭部各司领导班子集中开会,要严肃调查处理此事,并约定好了听证会时间,在煤炭部内部公开处理。煤炭部安全司每年都掌握有大批安全技措资金,用于补助国有煤矿的通风安全装备,这笔资金每年都由安全司通风处负责安排计划,分发给需要资助的矿务局。凡是涉及到资金分配的事情,人们都非常敏感,搞得不好就会得罪人。

  安全司的领导思想压力很大,每年分配安全技措资金是件很辛苦的差事,各矿务局首脑到时间都到北京来“化缘”,人手少工作量大,很难平衡各方面的关系,稍不留意说不定会伤及哪方神仙。现在安全司的人也不清楚告黑状事情的来由,如果没有充分理由不推荐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的A-1产品,就将承当“扼杀国企”的罪名。煤炭部内部各机关部门并不是十分团结,此次听证会就好像上法庭一样,是有罪还是无罪全凭法官一槌子定音。搞不好容易被别人利用,反对派有可能利用此事当作武器杀戮异己,官场险恶哪有不怕之理。

                和卞总在三亚

 

  

   我得到要问罪的消息后,心情特别紧张,如果煤炭部的领导因为支持我们的工作而受到株连,我会过意不去的,那些领导们没有收过我们一点好处,完全是从工作的角度出发的,这事我不能袖手旁观。经过深思熟虑后,我在海口用电话沟通了几个用户,精心准备了这次听证会上的辨词。搞策划是我的专长,我先在海口准备了一批工艺精良的KJ10系统样品,又从河南义马矿务局搜集到一批煤矿专用设备厂工艺粗糙的A-1系统样品,然后用空运一同发到了北京。我又在义马矿务局和涟邵矿务局等五家用户中动员了五名技术全面,表达能力强的工程技术人员亲自赴京,这五位工程师作为各矿的专家代表,准备在听证会上陈词作证。

  某日上午,听证会如期在北京煤炭部会议室举行,煤炭部的各个司局领导全部到场,部长一级的许多要人也来到了现场,会场上鸦雀无声,气氛显得异常紧张。会议一开场,煤矿专用设备厂的代表首先发言,他罗列了大量的销售滑坡数据,像疯狗似地乱咬,并激动地叫嚣:我们是煤炭部直属的大型国营企业,我们的产品……矛头直接指向了安全司。会场上人们的目光齐刷刷地盯在了安全司通风处这边,那架势就好像等待宣判死刑罪一样。

  轮到安全司通风处处长刘建荣发言了,他中等身材,谈吐不凡,看仪表就知道是位不寻常的天才,他是留英的博士,剑桥大学的高才生,刘建荣起身整理了一下思绪开始冷静陈词:我们安全司没有偏袒任何一个厂家,煤矿安仪器是人命关天的大事,我们有理由推荐质量好价格低廉,服务有保证的产品,但我们从来不包办代替用户选择产品,产品型号都是各矿自己选择的,今天你们各局矿的代表当着大家的面自己谈谈,你们为什么没有选择镇江大厂的产品,为什么偏要选择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的KJ10产品?……

  会议气氛紧张到了快要爆炸的程度,涟邵矿务局通风处的周志杰站起身来首先发言,他是煤矿安全行业资深的技术专家,精通通风技术、电子技术和计算机技术,他把事先准备好的KJ10和A-1产品样品摆在了所有与会代表和领导面前,那两家样品的工艺水平有着天壤之别,外行的人一眼也能看得出不是一个档次的产品。周志杰慢声慢语地向在座的所有人一条条讲述我们为什么不选择镇江A-1的原因,什么选择海南KJ10产品的理由。会场上静悄悄的,周志杰将近半个小时的发言有理有据,感染了所有到会的人。

  接下来是另外几家矿务局代表慷慨激昂的发言,他们列举了大量事实和数字,将告黑状的小人剥得体无完肤,会议气氛再次推向了新的高潮。发言还没有全部进行完毕,胜负的天平已经决定性的倒向了一边,会议没有必要继续进行下去了,这时部领导示意终止发言,负责安全工作的张保明部长做出明确指示:“不能保护落后。”一场以煤矿专用设备厂发起的闹剧就此落下了帷幕,齐书记等人精心策划的告黑状计划以惨重失败告终。

             煤炭部领导在海南开会

  

  北京会议后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的卑劣行径成了行业内的众矢之的,经营形势每况愈下,再加上我们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强有力的围剿,他们全年的经营额不到以往的十分之一。古人言:聪明反被聪明误,自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然而这帮煤矿专用设备厂的政客们并没有吸取这次事件的教训,他们不管企业的死活,也不关心产品和产值,而是变本加厉地大搞阶级斗争,又发起新一轮整人计划。那个年代培养出来的领导热干部衷于窝里斗,搞新产品发展经济没有兴趣,一提起“整人”保证就来了精神了。我们已逃出了齐书记的魔掌,他对我们已经无可奈何,整人目标最终转移到了贺厂长和监控中心的其他人身上。厂里组织了庞大的内查外调队伍,分别到深圳、北京、广州等 地调查取证,先后把贺厂长拉下了马,受到党内处分,后又把新任命不久的监控中心主任徐如恩判了二年徒刑…… 

  一场暴风骤雨式的阶级斗争过后,齐书记取得了空前伟大的胜利,他周边的异己分子全部被清洗出局,樟显出了王者威风凛凛的霸气。然而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却像一只病入膏肓的老马在奄奄一息的苟延残喘。 2000多人的企业年产值只有几百万元,这点产值难以维持企业正常运转,职工只好依靠贷款来发放工资。

  齐书记是解放战争时期的老革命,他的战友同事遍及江苏各地,凭借这一资源在当地建有庞大的关系网,他们这一代人为中国的解放战争做出了重大贡献,他们生活简朴工作认真,的确有许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但时代在变革,思想在进步,改革开放的时代新潮注定要取代所有落后陈腐的东西,历史从来不怜悯任何官宦王侯。

                 相聚桂林洋

  江苏省政府为了提高老干部们的思想觉悟,特地拿出一笔经费,为一批老干部组织了个特区之行参观团,参观了深圳珠海等沿海经济特区。那是齐书记头一次接触到精彩的外部世界,据说参观回来后,齐书记颇有感触,在讨论发言时,他眼含热泪讲: “辛辛苦苦几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他的话在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引起很大反响,这是新与旧,进步与落后的一场博弈,我相信他说的全是心里话,他代表了一个时代人的思想意识,代表了社会进化过程中迂腐的沉渣。一个企业的兴衰荣辱,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企业的领导人如何掌控驾驭,我深深地为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惋惜,它是多么的不幸!

  我们成功地把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一次又一次的阴谋粉碎了,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的名字就此威风大振。在庆幸我们胜利的同时,我的内心也隐隐作痛,魏晋·曹植的那首七步诗突然间响在了我耳畔:

煮豆燃豆稷,

豆在釜中泣。

本是同根生,

相煎何太急?

      椰风海韵         

  此刻我虽然伤感,但是为了生存,我必须打赢这场仗,我必须采取比对手更加疯狂的火力来杀伤他的有生力量。残酷的商战不仅殃及了无辜的辽源同伴,为此也耗去了我宝贵的产品开发时间,“芝加哥外销计划”在这场硝烟滚滚的拼杀中早被抛到了九霄云外。被我用重拳击倒的企业对手中,大部分都是无辜的好人,都是这场战争的牺牲品。

   设在煤矿专用设备厂里的“监控中心”很快土崩瓦解了,那些技术骨干纷纷辞职外流,许多人失业下岗,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这颗往日煤炭行业的明星企业从此陨落了。战场上的人们都渴望和平,我也一样期望早日能有一个安稳的环境,去追寻我心中的理想,然而现实很不幸,一个更加悲惨的未来在等着我。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