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移情琼州       

 

回目录 回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二十四)----移情琼州


                                                                     双击自动滚屏


   监控系统赴美国参展的阴影一直笼罩在我的心里,这场风波进一步恶化了东北新员工与煤矿专用设备厂的信任关系。当初煤专厂为了尽快促成A-1系统搬迁镇江,在辽源做了大量的动员工作,厂领导们曾径答应我们到镇江后自己来管理监控中心,现在看那只是一场骗局,决策者们压根就没打算提拔我当中心主任,很快从原来厂里派来一个吕栋(化名)接管安全监控中心主任。当这伙东北傻小子关系落定镇江之后,可就由不得你了,算你有天大的本事也逃不脱如来佛的手掌心。煤专厂给我下令只是第四室的“室主任”和当年孙大圣的弼马瘟一样,被牢牢的栓在了“天庭”里。

  南方人和北方人的性格差异非常大,厂领导们那种办事小里小气的,通过施展一些小计谋来骗取一点蝇头小利,着实让东北人瞧不起。我还真不在乎当官与否,如果当初就是不答应让我担任中心主任,我也不一定就不来镇江,就是那种欺骗让人难以下咽。回想起1986年6月我曾带着徐维关专程来到镇江,严正阐明了徐维关必须作为条件安置,否则我绝不来镇江。

  我提出要把徐维关调来镇江,绝不是为了个人的私利和亲情,我考虑更多的是怎样组建一支能力强大的技术开发团队,心中有更深远和更宏伟的奋斗目标,可是在那个政治挂帅的年代里,我的心声无人能读懂,也无人能理解,更无法表达出来,我只有采用看似蛮横的条件要求来实现这个目标。

  其实徐维关也是个难得的技术人才,在技术人才奇缺的年代,有他加盟对煤矿专用设备厂是绝对有利的事情,我苦口婆心的与齐书记解释,这个老领导满口答应接收徐维关,我高兴得从心眼里佩服这个书记德高望重。他当时说:“从部队直接转业安置在镇江,办理起来手续麻烦,你先办复员回黑龙江尚志,我保证把你调过来!”我和徐维关都信以为真,以为他这样有身份的领导一定能说话算数。我就让徐维关立刻办理了转业手续,没成想齐书记只不过是耍了个花招,当我们的大批人马迁离辽源后他并没有兑现承诺,他是虚晃了一枪把我们骗到镇江来,但他这一招却把我的朋友徐维关的命运引向了歧途。徐一心为了投奔我才办理复员的,在部队是团职少校参谋,不复员待遇也很好,这回可把人家坑苦了。每当想起此事,心里就会隐隐作痛,这件事情在我心灵深处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疤。

      大海呀 你真他妈的蓝!       

  回想起错失深圳的窝囊经历,捶胸顿足追悔莫及!自从踏入煤矿专用设备厂这个大院,我已经变成了煤专厂领导们的瓮中之物,哪里还有资格向他们再提条件?人被欺骗时的感受心情是难以形容的,看到齐书记那付狰狞的面孔,我的牙齿咬得咯咯响,但在他的手心里我弱得像一只鸡,只能任其蹂躏。我像得了一场大病似的,根本没有心情去翻译资料,静下心时深圳之梦总是萦绕心头。索性我招集来四个室主任共同议事,结果不谋而合,四个人一致赞同重新点燃南下深圳的火炬…… 

  历史的车轮无情地向前滚动着,深圳的良机一去不复返了,因为有太多的淘金仔云集于那块宝地上,深圳这个传奇般的城市早已不堪人口膨胀的重负,国家已经开始收缩入驻深圳的人口,再也找不到王兵、曾淑琴那么好的合作伙伴了。

  南方的诱惑还时时刻刻在牵动着我的心绪。深圳为什么建设得那么好?办事效率为什么那样高?为什么具有那么多优惠政策?因为那是特区!我的生活和工作为什么屡遭不幸?那是因为没有在特区!在我的思维中产生了一种定势,我一定要到特区去!只有特区才是我唯一追逐的目标!

  1988年海南兴办全国最大的经济特区!报纸广播疯狂的对海南进行热炒,各种媒体舆论铺天盖地,宣传声浪一浪高过一浪。诱人的前景美好的未来,再一次引起我们哥几个的关注,感觉到海南特区可能是我人生旅途最后的一次班车,我再不想错失这次机会了。89年夏天我指派监控中心的第一员外交大臣郑建杰秘密出使海南。饥不择食的心理让我认为:没有了投奔深圳特区的机会,选一个海南特区也马马虎虎啦,反正都是特区。

  郑建杰是监控中心第三室的室主任, 负责销售工作, 头脑聪明思维敏捷,天生有三寸不烂之舌,是个外交天才,什么人都能联系上。郑建杰很快通过一位中国某大学教授秦书凯认识了海南特区发展总公司的总经理张梦林。那时全国直拨电话刚刚开通,我直接与张梦林沟通了多次,很快形成了初步意向。我去海南不为淘金,主要是为了逃避那个令人窒息的环境,为了实现我的产品开发梦想,为了芝加哥的那个产品外销目标!其他人的目的我就不太清楚了。

  由于有以前深圳的教训,这次计划非常周密,为了去海南的一个共同目标,我们哥四个立下了军令状:必须团结一致、生死与共;此次南行只有成功不许失败;海南计划属于高度机密,不得泄露给任何人,包括老婆和情人;如果有胆敢触犯者,断臂自残!  

  我利用出差的机会,与郑建杰和秦书凯一同飞往了海南。波音757飞机在海口机场徐徐降落,我走出悬梯,一股热带气息扑面而来,海口空气清新比深圳还要好。温暖湿润的空气中带有天然的淡淡花香,很像在深圳嗅到的那种南方特有的气味,让我更增添了几分亲切感,这可能是与深圳同属热带气候的关系吧。张梦林派车接我们入住在南天大酒店,那是海南当时最好的酒店。

  海南特区发展总公司,是省政府下属的一家公司,注册资金一亿元,基本以贸易为主。张梦林是位才华横溢的帅哥,30岁上下,一米八的身材,皮肤白皙,英俊潇洒,原是国家外贸部的处级干部,也是一名高干子女。见面时他一边与我三人打招呼接待客人,一边用流利的美国本土英语在电话里和美国人谈生意,这样的见面一幕让我内心里平添几分敬佩,我所见到的内地领导十有八九都是些只会做报告的“油条”,特区就是不一样,连领导都这么有水平。

  经过几轮谈判,第二天双方定下了基本的合作意向和运作方式。晚上,张梦林在泰华酒家宴请了我们,那晚吃的西式自助餐,在80年代改革开放之初,西式的自助餐还十分罕见,那时在北京吃一顿烤鸭就算是顶级的享受了,整个北方没有夜生活,晚上六点天一黑人民币就作废了。今天走这进高雅华丽的餐厅,我几个人被那不凡的气派给吸引住了,这是一家泰国人办的豪华酒店,巨大的餐厅被装点得富丽堂皇,地面上铺着松软的花地毯,错落有秩的餐位,雪白的餐巾闪亮的不锈钢刀叉,还有透着骨色的瓷具是那样的与众不同,更为新奇的是一位少女身穿白沙裙,坐在一架钢琴旁,弹着悠扬的乐曲,仿佛把人们带进了梦幻中。

  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了,我陪卞总在深圳与香港客商参加过大型宴会,在北京有名的酒店陪过上层领导,但来到这么高级的餐厅我还是头一回。各种各样的海鲜,象三纹鱼生鱼片、龙虾、生耗、鲍鱼、螃蟹……上百道菜几乎应有尽有。现在,当我回想起这一切,才明白张梦林打的是一张王牌,是一张海南的王牌,这里特有的海鲜举世无双,没有任何地方可以相比,张梦林是想用这个激起新盟友对海南的兴趣,这一招的确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谈判进展得很顺利,我们关心的几件事基本都达成了协议。我的要求不高,我一不想当官,二不可能发财,也不是不想发,那要靠自己去努力。我们最关心的是如果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不放我们,档案关系怎样建立?户口怎样解决?住房怎样解决?产品开发周期一年,在这一年里是没有经济效益的,必须保证我们的生活和产品开发经费到位。A-1系统的产权已交给了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我不能再在这个领域里与他们竞争。我主要是为了出口美国市场才出来冒这场风险的。    

  接下来张梦林安排我们去了一次三亚,估计那想是用海南的风光来搞定我们。这是他打出的第二张王牌。没有去过海南的人们,很难想象绮丽的热带风光是多么的美丽诱人,沿岛数千公里的海岸线,婆娑的棕榈树伴着湛蓝的海湾独具一格,每一处都是秀美无比的风景点。我去过大连、青岛、北戴河、宁波、福州、温州、厦门等许多海滨城市,没有一处的海滩能比过海南。海南的白色沙滩,洁白得如同面粉,细腻松软,没有一点污染;湛蓝的海水,纯净得像蓝宝石,即使在台风刮来时掀起巨大的浪花,那浪花依然呈现纯净的白色,那涌动地海水依然能清澈见底。几乎所有到过海南的游人,都会被美丽的海洋风光所感染和陶醉。这批旅游团队中有一位北方游客走在亚龙湾的海滩上,望着湛蓝的海水海天一色由远而近的层层波涛,顿时触景生情,举起双手高声喊道:“啊!大海呀!”他可能没有多少文化,接下来就没词了,但就这么停下来多没面子呀,他接着又喊:“你真他妈的蓝!”把一整车的人全逗乐了。                 



              美丽的亚龙湾海滨

            

 

   海南吸引人的地方不只是海洋,它是我国陆地纬度最低的地方,在北回归线以南,北方的朋友体会不到,夏至以后太阳偏到北边去了,山坡的南面就成了背阴面!我乘坐汽车时为了避开阳光直射,我上车后习惯性地选择了靠北面的座位,结果开车后发现弄巧成拙,那太阳是从北面照了进来,这时我这才省悟过来这是在海南。人们的思维容易受到一种无形的东西限制,心理学称其为思维定势,它束缚着人们的创新行为。我总是喜欢与自己的定势思维博弈,所以我的行为常常被人们所不解…… 。

  豪华大巴飞速行驶在婀娜多姿的椰子树荫下,五指山下原始雨林浓郁苍翠。路两侧山坡上生长有一片一片的橡胶树,树皮被割胶工人用刀割得遍体鳞伤,树干上绑着一个个马口铁盒,被割开的橡胶树乳白色的胶汁一滴一滴的流进马口铁盒中。橡胶树叶远远看去有些憔悴,显然是它身体里宝贵的橡胶汁液价值昂贵,而被人们过量抽取才搞到这等地步,再看看它身旁的普通桉树林,依然高大健美。我开始有些同情那片橡胶树了,因为我的命运多么像那棵橡胶树啊?如果我不是因为开发出了极有经济价值的A-1系统,怎会遭到倒如此厄运呢?如果我什么都不会,也许就会像旁边桉树林一样丰满健壮,没有人对你下手了……

                在亚龙湾泳场

  
  据说海南岛是火山喷发生成的岛屿,在岛上到处可以见到充满气泡的火山岩,海南的温泉非常丰富,尤其是兴隆温泉最为著名,那里是海南三日游必经的景点。不仅因为它拥有美丽的热带植物园,更让人们心旷神怡的是那些温泉泳池。几乎每个度假村都有自己华丽的温泉游泳池,美丽多姿的宾馆建筑,白墙红瓦下一池碧水,岸边是婀娜多姿的槟榔树,池中岸上到处是如花似玉的泳装女子伴着自己的男郎在戏水。我生平第一次近距离观赏身穿泳装的妙龄女子,开始不知道为什么这里拥有这么多绝顶漂亮的女郎,那迷人的曲线身段,娇嫩白皙的皮肤,丰满突起的胸脯……那景色要比神话故事中的七仙女沐浴好看多了,我相信所有的男人看了都会为之倾倒。

  温泉宾馆每个客房的窗子或者房门都对着泳池,在自己的房间换好泳装,拉开窗子就可以走进泳池,水温都在38度以上,一年四季都能游泳。我天生喜欢水,来到兴隆我要痛快地游上它一个晚上。我仰在水面上,静静地欣赏着岸边草丛中喇叭发出的轻音乐,西班牙式建筑上霓虹灯五彩斑斓,岸边灯光照在身穿五颜六色泳装的女子身上,勾画出女性凄美的曲线,售货服务生手托着售货盘游动在岸边,向水中游客们提供各种饮料和食品,我宛如置身于天堂而流连忘返。

  海南是改革开放最早的城市之一, 改革给海南带来了许多先进有益的物质文明的同时也带进了西方社会污浊的东西,诸如吸毒、走私、贩卖枪支、性病等等,使海南变得十分神秘和传奇。封闭四十多年的中国大陆的人们,对海南特有的开放环境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怀有各种心态的人们纷纷涌向海口。每当夜幕降临时,灯火辉煌的大街上,在八点钟左右会准时出现一道“靓丽”的风景,突然间不知从哪里涌出一群群女孩,个个姿色婀娜妖艳无比,她们身穿薄如蝉翼的五彩裙衫,像一群美丽的蝴蝶,三五成群,坦胸裸背。我感到非常奇怪,为什么海南有这么多漂亮的姑娘?身边的导游人员问我说:你觉得这里的女孩漂亮吗?是啊,真是无以伦比的漂亮!我疑惑的回答。导游告诉我们:你见到的还不是最好看的,这还属于二流水平,一流的都出国了,嫁到国外和台湾去了。

             

               艳丽如火的三角梅 

         

  这些从事特种行业的女孩基本上都是来自内地的,各地都在扫黄,只有海南这块“宝地”成了她们修养生息的场所。前些日子公安部下发的“禁止异性按摩”通报公布后,海口有2000多小姐上街游行,那可真是“壮观”。我好像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妖冶好看的女孩!我在为自己的民族拥有如此优秀的基因而赞叹的同时,也由衷地感到一丝悲凉,我莫名的产生一种担心,这么优秀的女孩都出国的出国,下水的下水,如果继续这样开放下去,我们的“国宝”总有一天不会枯竭吧? 

  海南人喜欢夜生活,海口是真正的不夜城,每天到了晚上,街上的人比白天还要多。三亚归来后我们漫步在海口的大街上,海风轻轻抚过,调皮地拨弄着我的丝绸衬衫,那股清凉滋润的感觉就如同沐浴在水中。海口的夜景美丽如画,此刻我还没有下定决心到海南来,万一不来海南,这次海南之行也许就是最后一次了,我掏出理光变焦相机按动快门,在海口大街上赶拍了几张照片留作纪念。回到酒店一个小时就冲洗出了照片。当我品味刚拍出的照片时,竟吃惊地发现,在我身背后是林立的性病诊所招牌,每三五步就是一家,这也是海南的一大特色!

  离开海南之前我和张梦林进行了最后一次谈判,我隐约地感觉到有很多不太对劲的地方,海南这个地方没有工业基础,产品配套有一定困难,海南的交通也十分不便,进出岛全靠飞机,遇上台风就与世隔绝了。但实施计划表已经拟妥,我也没找出太多的问题,此时再也没有其他选择的余地了,我怕像当初与深圳失之交臂的情况再次重演,就狠下一条心来,决定干了!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