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诗意人生          

 

回目录 回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二十九)----诗意人生


                                                                     双击自动滚屏


   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的开业庆典相举办得相当隆重,在煤炭部的大力支持下,前来参加会议的人员浩浩荡荡,有各大矿务局的总工程师、通风处长;煤矿设计院的技术主管;省煤炭厅领导和东煤公司的领导。中国煤炭报整版套红刊登开业庆典盛况。一时间,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象一匹脱缰的骏马,驰骋在煤矿安全领域里,使KJ10监控系统日益深入人心。由于国内当时的煤矿监控系统厂家不多,再加上煤炭部全力推荐,我们的位置就非常的显赫,使许多同行们嫉妒生恨,愤愤不平。  

  参加开业庆典的人员除了煤炭行业以外还来了许多配套的厂家加为盟友,北京长城计算机总公司也派来了代表,当他们看到我们将长计算机用于工业控制,感到非常吃惊。长城计算机是中日合作,世界首台汉字化的办公电脑,也是我们首次将其用于工业自动化控制,远远超越了他的设计初衷。最让长城公司惊奇的是,我们将汉字与图形同屏显示,在带有动画图形的屏幕上镶嵌上了文本汉字,是一种全新的创造,这项技术在当时许多计算机系统中都没有解决。

            

                菠萝蜜树下

 

   上海电表厂也派来了阵容强大的代表,销售科长陈德宝,大家称他阿德宝,他是个活跃人物,在酒会上振振有词的评论我们:“瞧瞧你们有多能!一直往南跑,最后跑到海南岛来了,如果台湾不是国民党占领着你们保准跑到台湾去! 现在你们没法再往南跑了,再跑就要下太平洋啦!” 工厂开业以来,产供销研发各方面运行良好,我们第一次领到了工资,每人平均400多元的薪水,对于我们内地人来说收入可算是个飞跃了,在内地每月也只有五六十元的工资。除此之外每月还有数目不小的奖金,更新奇的是我们的奖金中还有一定数量的港币,开始我都不知道怎么花这些港币,只好把它存进银行里的外币账户中。

  在海口有许多免税商店,开始我不懂什么叫免税商店,心里纳闷免的什么税呀?也不好意思问别人免税是什么概念,只知道那里面全是进口的高档商品。我们那三位兄弟很前卫,率先穿上了皮尔卡丹西服、老人头皮鞋、金利来领带、鳄鱼衬衫……在他们哥仨的影响下,我慢慢也学会了什么叫名牌。我们吃集体伙食不交费,几乎所有生活用品都是供给制,过的是“共产主义生活”。年终的时候我给每家买了一台进口原装最新款式的东芝21吋平面直角彩电,使我们提前进入了“小康”式的富裕生活。

 

                和刘建荣在兴隆 

          

  在海南,最富足的生活不是我们办工厂的人,我爱人在厂里任出纳员,每天都要跑银行,一天我和她一同到中国银行办理业务,在储蓄柜台前看见二位漂亮的小姐把几捆百元钞票推进了柜台窗口,那动作潇洒娴熟。我爱人傻呆呆地看着她们,还问我:“她们是干什么工作的?哪来的这么多钱?我常看见她们来存钱,光存款没见过取款,一存就是十几万!还有美元和港币呢,”我急忙把爱人拉到一边,我不想让她知道社会黑暗丑陋的一面。

   那个时期的海南是商业投机者们的天堂,海南开放的环境与当时还处于封闭保守的内地形成了极大的差距,一时间这里成了人们向往的乐土,大批的暴发户大款、归国华人、外资老板云集这里。富庶的土壤滋润了一大批貌若天仙的美媚前来淘金。小姐们每天都来银行存款,在海南的银行里资金流向是不对称的,平日里银行储蓄存入远远大于支取,而在春节前会发生数亿元的现金支取高峰,那是小姐们回家时取款造成的,有时竟造成银行现金危机无款可取,为了不使这一期间发生挤兑,海南的银行总要与内地银行协作,提前调集数亿元的现钞到海口来,这是海南的又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有人说海南是男人的天堂,并编出了一句顺口溜,在酒桌上广为流传:不到北京不知道官小,不到深圳不知道钱少,不到海南不知道身体不好。 

 

                驾车火山口 

              

  煤炭部的许多会议接连在海南召开,赵全福、王显政、陈邦文、卞伯授、王继民、刘建荣、李人风等许多煤炭部领导都来过海南。海南特区发展总公司看到我们取得的成绩大为赞赏,特地为我们申请了一部免税的汽车,是日本进口的五十铃客货车(皮卡),这使得企业的形象得到了进一步提高。总公司的张开浩还为我们推荐了一名司机——蔡军,从此结束了我们在海南举目无亲的局面,蔡军不仅驾车技术娴熟,并且为人义气,成了我的忘年好友。  

                 

   自从有了汽车,我就增添了新的烦恼,那哥三个全爱鼓捣汽车,无证件驾驶肇事频频发生,谁都听不进去劝告,大概是我们哥几个都是当兵出身的缘故,个个生猛神勇无所畏惧。那辆五十铃车前面的金属保险杠是5毫米钢板加工的,非常牢固,也被“大侠”们撞得面目全非。一次张梦林来厂里开中层干部会,晚饭酒喝多了,他那部全自动兰鸟王轿车的钥匙一高兴就扔给了郑建杰和林贵华,那俩小子可高兴死了,一溜烟把车开出了大门,一口气开了一整夜。为了躲避警察,他们沿着人烟稀少的海俞西线环岛半周,天亮后才回来,把排气管子都给跑丢了。

 

                在兴隆温泉嬉水

             

  弟兄几个疯狂的飚车,一发不可收拾,索性的是没有出事伤人,但让我越来越为这个企业担心,弱小的企业经不起风险。蔡军给我出个主意:“管不住还不如教会他们几个人,否则出了大事故责任都是你的!”我觉得挺有道理,除了我爱人没让她学车以外,一场全民学汽车驾驶的行动就这样开始了。只是那辆五十铃汽车算倒了大霉,车身上下伤痕累累,每一处伤痕里都有一个惊险的故事,前后保险杠不知被平整了多少次。 

                

               蔡军全家三口人近照

           

 

  海南岛学汽车驾驶有独到的优势,在海淀岛宽阔的海滩上,空无一人,只要你能挂上档就能把车开走。何琴(周晖义妻),高敏(郑建杰妻)、黄洁燕(林贵华妻)、小霞全学会了开车,就连大鹏和我爱人迟景明也上车练过。出去练车有时还把四娃子带上(黄洁燕从四川带回来的宠物狗,她家有三个女娃:窈娃子,二娃子,三娃子,这只狗就叫四娃子),狗比人还容易晕车,四娃子忍受不了我们“驾车高手”的颠簸,欧欧地吐在了车里。

  李超很有谦让性,一直没有主动提出要学车,一天下午在我的鼓动下也来到了练车场。李超第一次上车学得挺快,不久就学会了挂档,方向盘把得也很象样。他自己一人沿着环形路线练车,一圈又一圈地行驶,李超只学会了加挡不会减挡,还没学会停车,那车越开越快,李超这时已经蒙了,右脚死踩着油门不知道松开,也顾不上听我的口令了。

 

     阳光下湛蓝的海水,男女员工身穿彩色泳装在晶莹剔透的海水中戏耍

    

  皮卡汽车象一匹发狂的野马,发出嗡嗡的响声在狂奔不止。这个情景把在下面的人全吓坏了,我爱人迟景明本能的冲上前去要用手拦阻那发狂的汽车!我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把推开了她,大叫一声:“转向!”李超在车上猛地打方向盘,那汽车冲上了一个高大的土堆,汽车发动机终于憋熄了火,巨大的吼声嘎然而止停了下来。

  李超被这个怪物吓傻了,打那以后他再也不敢自己一个人鼓捣车了。学车人开始的时候都是这样狼狈,你在下面想得很明白,一坐到驾驶楼里心慌冒汗,手脚动作不协调,不是忘踩离合就是熄火。学驾驶和学游泳是一个道理,如果你不亲自下水演练,仅凭在陆地上学习理论,是无论如何也掌控不了这门技能的。大家总是开玩笑地提起周晖义学开车时,说他把车停下来换档的事……我就是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学车行动中获得了B型驾照的。 

               

               情系亚龙湾

  

  建厂之初为了压缩开支我们自己做饭吃,当然是吃集体伙食了。家属们义务承担起做饭的苦差事,中国的女人贤惠,白天生产忙了一天,下班后再去做饭照顾孩子实在太辛苦,这样也不公平,就诞生了办一个正规食堂的念头。随着生产规模不断扩大,我聘请了一位南油的职工家属给我们当炊事员,大家叫她阿兰。食堂也重新租了一间象样的大房间,买回了冰箱、炉具、电饭煲、餐桌等厨房用品。一个漂亮的餐厅诞生了。

  阿兰人缘好,很能吃苦,慢慢地学会烧一手好菜了,还学会了烧东北菜。从此我们再也不用为柴米油盐发愁了,每餐六菜一汤荤素搭配,海南得天独厚的海鲜产品和丰富多样的蔬菜,让我们的餐桌丰盛无比。每天晚饭都是在“砰——”的一声开启冰镇蓝带啤酒声音后开始,饭后,碗筷一推就不用管了,阿兰给我们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非常温馨,就像生活在诗歌里一样。许多人听我们夸奖阿兰,都以为阿兰是个漂亮的小姐,其实她是个慈祥的阿婆!  

 

           生活在诗画一般的南海之滨   

             

  经常在晚饭后,我们全体人员穿好泳装带着孩子,开着那辆五十铃皮卡到海滨秀英游泳场玩个痛快。海南白天阳光强烈,人们的皮肤受不了紫外线的照射,晚上游泳是海南的一大特点。伴着太阳的余辉,人们在温暖的海水中戏耍,远处是国家帆板队在训练,那五颜六色的彩帆配着湛蓝的海水,就像一幅充满诗意的山水画卷。我们仰在水面可以观赏天空的晚霞,一直到点点繁星布满苍穹。紧张忙碌了一天后,在海水中尽情的释放自己,那段时光让我们永远不能忘怀。

  我们的家属大部分没到过海滨,第一次来到海边时,那个新奇劲儿就别提了,我爱人看到那浩瀚无边的大海,说了一句让我们大家都发笑的话:“哇——好大个水泡子啊!(我们东北把小湖泊叫“泡子”,比如:海兰泡)。”夜幕降临了,我们从水里爬上岸来,踩着松软的沙滩,回到五十龄汽车前,现在它又是我们的营地了,在车上装有椰子汁,蛋糕,水果……我们不换衣服带着海水和沙子爬上汽车,裹着浴巾伴着海风驶回南油营地。那种感觉用现在流行的话就是:爽啊!

 

            亚龙湾的海滩连接着青葱碧绿的大山

                

 

  随着用户的增加,我们每年都进行集中技术培训,学习班一般选在成都、海口或者三亚举行,时间大部分在初冬季节。冬季的海南更具有迷人的魅力,北方已经冰天雪地的时候,海南还依然芳草萋萋鲜花盛开。参加学习班的用户大部分不能报销太多的差旅费,为了减轻学员的负担还要保证他们的生活质量,我们采取了好多办法。最有效的就是我们亲自动手办伙食。

  生活中最大的问题是吃住,在海南花许多少钱伙食也办不好,一是南北口味不同,二是所有的食堂餐馆都要高额利润,不管你增加多高的伙食费,也是吃不到标准的,无奈才想出了自办伙食的办法。93年培训班我们选址在三亚,在开班期间生产全部停止,把所有的力量集中到了一起,与学员一起到三亚共同学习和生活。我们包租了“南海石油”在三亚的修养所,它坐落在三亚的田独镇,占地约300多亩,是海上石油工人休假的场所,离亚龙湾不远,那个院子比海口南油的院子还漂亮,院子里有高大的菠萝蜜树、杨桃树、荔枝树,还有艳丽如火的三角梅。我们全体员工20 多人一齐上阵,将培训、旅游、休假,合在了一起,过得愉快,轻松,潇洒,难忘。

              

              好大一颗野菠萝   

  

 

  周末,我们集体来到亚龙湾僻静的地方,那是一片还没有开垦的原始海湾,洁白的海滩与北面青葱碧绿的大山连接在了一起,远处望去就像一把弯弯的椅子环抱着一湾碧水。在通往亚龙湾平坦的小路边,有当地老乡摆地摊出售红椰子、人心果、木瓜、菠萝蜜等热带水果。地摊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仙人掌果,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像鸭蛋一样大小,红红的很漂亮,出于好奇心我掏钱给大家买了一些尝尝,老乡要价每个五毛钱,我很容易就讲价到了二毛钱一个,我盘算着已经四折了,肯定是赚了大便宜,心里自然很得意。

  那仙人掌果子吃进嘴里甜酸爽口,鲜红的汁液,染红了大家的牙齿和舌头,你千万不要张开嘴巴,那血红的大嘴一定会吓死人的!我们沿着沙石道路走进了素有东方夏威夷之称的亚龙湾,一幕精美绝伦的天然画卷展开在你的面前,那蓝宝石般的纯净海水,足以让所有人惊叫赞叹!高大的野菠萝树长在沙滩上,地上密密麻麻长满了仙人掌,仙人掌上面结着鲜红的仙人掌果,大的如鸭蛋,小的象胡桃,我们上当啦!

  这红红的果子原来是野生的,遍地都是。傻乎乎的东北仔冲过去抢摘那成片的仙人掌果,啊呀!只听见一声声惨叫,我急忙跑过去,看到他们摘果子的手上被深深刺进了无数根带有倒须的“毒针”,就好像西班牙斗牛士在牛背上插的花标,剧痛难忍,摘果的人无一幸免。原来在仙人掌结果的位置上长有密集而又锋利的刺针,人们碰触它时,锋利的刺针会轻松地刺入你的皮肤,并迅速与母体分离,使冒犯者带着毒针逃离现场。大家齐声叫骂罪该万死的仙人掌!但痛定之后仔细想想,那是仙人掌是在保护自己的果实,并没有主动攻击人们,我们保护自己的A-1监控系统产权不也是如此吗?  

               

             地面上长满了红红的仙人掌果

 

  我们在海滩上架起锅灶,五十铃汽车从三亚海产市场买回130多斤活蹦乱跳的螃蟹,还有爬虾,我和孙成生用早已备好的干劈柴燃起了炊烟,木柴“噼噼啪啪”的发出声响,用铁丝吊在野菠萝树上的行军锅里装满了螃蟹和爬虾……

  向海中望去,阳光下湛蓝的海水,由远而近颜色也由深蓝逐渐变为浅蓝,再渐渐变成洁白的沙滩,即使是画片也没有如此的美丽。难以置信的是这张美丽的“画片”中,是我们的男女员工身穿彩色泳装在晶莹剔透的海水中戏耍。胡继光舍不得买高档的泳裤,穿着媳妇给缝的大花裤衩子就下水了,他在水里抓到了一只小章鱼,一激动那大裤衩子滑落下来,在众人面前来个“亮相”,惹得大家忍俊不止。

  沿着沙滩向上走就能进入千姿百态的热带雨林,那里的植物形态怪异,千姿百态雨林中树影婆娑,贾秀春从一棵阔叶树上摘下一个大果实,样子象个青苹果,她毫不犹豫上去就是一口,吓得我大叫:“那千万不能吃!”  

  

                仿佛人在画中

    

                                    

  海鲜煮好啦! 我掐着手表计算着出锅的时间,煮螃蟹时间短了不行, 长了也不行,煮老了会失去鲜美味道。你不知道吧?我还也是个烹饪高手呢。我们围坐在沙滩的树荫下,掰开肥满的大花蟹,那雪白细嫩的蟹肉是世界上最鲜的佳肴。大家喝着蓝带啤酒,梁彦军举起一只肥大的螃蟹和大家打赌,那只蟹足有四五斤重。李晓溪(李超的女儿)从水里爬上上岸后偎依在我的身边,期望我再给她讲大海的故事。李超陶醉地躺在我身边的沙滩上,手里攥着一根黄瓜,边吃边说:“贾哥,谢谢你为我们创造这样好的机会,让我终生难忘。我们这诗一样的生活能有多久呢?他的话里深深隐藏着一种忧虑,我猜他是想“留住”这美丽的瞬间。 

               海滩上螃蟹大餐

    

 

                


  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的产值在一天天增加,声势也一天高过一天,1994年秋天,煤炭部在兰州召开了声势浩大的煤矿安全会议,到会人员五千多人,是建国以来前所未有的大会,煤矿安全监控系统是这次会议的重点展示项目,煤炭部下了很大的气力,决心扭转煤矿安全的被动局面。国家投下了巨额资金,要大量装备煤矿安全监控系统,要求国内四大监控系统厂家到会参展,开展一次系统评测。

 

              大海一样的情怀

  我又一次成功地策划了兰州展览会,我们的A-1监控系统摆放在展馆中显眼的位置上,刚刚问世的液晶投影机不停地播放着我们编制的动画图形。这个展会上我们是唯一家使用了高亮度投影仪的厂家,巨幅画面动态图形格外引人注目。会议由煤炭部安全检查局局长王德惠主持,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也派来了庞大的队伍参加,领队的是刚刚上任的郭厂长,真是冤家路窄呀。  

  兰州的各大宾馆全住满了会议代表,新疆的会议代表用汽车送来了大批的白葡萄和哈密瓜,兰州的东道主献上了本地特产白兰瓜,每个房间分几箱随便享用。煤炭部的陈明和、赵全福、张保明等许多部领导全都参加了会议。开会的人太多,一个会场容纳不下,开设了几个分会场。主会场戒备森严由武警站岗,我们海南代表与煤炭部的领导住在了一起。         

  会议上记忆最清晰的是王德惠局长的讲话,他在反不正当竞争的话题下,严厉地批评了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他说:“我们主张竞争,反对不正当的竞争。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是我的嫡系部队,但他的产品不好,我不能支持他!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不是我的嫡系部队,但他的产品好,我就要支持他!我要对那些采取不正当竞争手段的企业提出严厉的批评!……”

 

                远眺美丽的海口

     

 

   煤炭行业最高的权力机关的讲话,等于宣判了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的死刑。镇江到会的十几名领导在会上十分尴尬, 但齐书记早已下台,现在的领导是替人受过。会后我接到镇江冯厂长的邀请,邀请我们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领导与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领导共进晚餐。镇江煤矿专用设备厂第一次向我们摇起了和平的橄榄枝,我们准时赴约,那气氛就好比国共第二次合作。就此,海南煤矿安全仪器厂的威望和经营到达了历史的巅峰。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