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煤电子--寻梦园--创业史野趣天成       

 

回目录 回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读者留言     

 

丑小鸭的生涯(十二)----野趣天成


                             双击自动滚屏


  有人说男人不管长多大都是个孩子, 这话一点没说错,我从小就喜欢爬山涉水;探险猎奇。长大以后,兴趣依然不减。就是到现在,每逢节假日还是喜欢上山采蘑菇、打榛子(榛子,是北方山上一种野生的坚果,秋天成熟)……估计那些喜欢垂钓的男人,顶着烈日不辞辛劳地蹲在水边,不顾蚊虫叮咬,他们不一定比别人更爱吃鱼,大概也是由童趣的延续吧?

  1976年夏天,东北的气候格外温暖、湿润,特别适合蘑菇生长。几场小雨过后,山中的蘑菇破土而出,,多得像养植似的,呈现一派大丰收的景象。蘑菇丰收引来了大批采蘑菇的人群。 我已是个正经的大人了,再往山上疯跑,怕邻里们笑话。老大不小的了还没有个对象。弟弟都结婚成家了,我还在打光棍。总想约束点自己,应该学着规矩些, 要像个当哥哥的样子, 可心里无论如何也按耐不住山里蘑菇的诱惑。看到人们成群结队地上山,采回来的蘑菇个大肥美,个个盆满钵溢,心里直痒痒,再也坐不住了。决定暂停一下老大的身份,先不装斯文了。咳!当哥哥的真累。要是能重回童年该多好,可以毫无顾忌地投入到大自然的怀抱中,尽情释放一次未泯的童心!

 

                 白蘑菇

    

 

  矿区距山里有一段不近的路程。走进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里,是要些胆量的,上山一般都要许多人结伴同行,那是小时候形成的规矩,其目的是为了“壮胆”,人多可以消除进山的恐惧感。同龄人好像都没有我这孩子般的兴致了,再说他们有自己的工作, 都在为养家糊口辛劳地奔波,谁像我还保留有一颗贪玩的心,实在羞于启齿去动员他们跟我去上山。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碰碰运气,就鼓起勇气和邻居家几个人打了招呼,他们全表态没有兴趣,这让我大失所望。实在找不出志趣相投的伙伴了,我不甘心就这样扫兴地放弃,于是又动员起弟弟妹妹,还有邻居冯家小珍子、小朱子、姜家小三、还有丽娟等十几个半大孩子。孩子们和大人就是不一样,他们的兴趣像一把干柴,一把火就给点着了,个个意气奋发、磨拳檫掌,只等我一声令下,就要奔赴山里。今天我真的又要当一次大孩子头啦。

  不知道什么原因,自从复员回到家乡后,邻居的孩子们都特别喜欢我,慢慢地我们就成了好朋友。每天下班回家后,孩子们总是兴高采烈的围在身边,几乎每天都要缠着我给他们讲故事。我当然不会浪费这些资源,他们个个都是我调试机器的助手,都是冲洗照片的忠实伙伴,都是试验原材料的收集者,我缠变压器时都心甘情愿为我把线轴……。夏天的傍晚,孩子们围坐在我家大院子里,聆听我讲述那很久以前的事情……一定是我那颗尚未泯灭的童心能够与孩子们产生共鸣,使我始终保留有孩童一般的活泼性格。

           

              棺材盖子蘑菇

          

 

  我的动员令发出后,孩子们乐得手舞足蹈,可他们还是忘不了乘机“敲诈”我一把,提出一个条件是:必须讲一个非常好的故事听,否则不去!我明知到那是在要挟,不答应他们保准也会央求着去的,可是我还是愉快的答应了这个条件。

  第二天清晨,我们起的非常早,带上干粮和汽水,推着我家一辆自行车出发了。其实,我并不太喜欢吃蘑菇,就是喜欢在野外采撷山货的那种感觉。可能是从小贫瘠的生活养成了猎取食物的天性,满足一种拥有的欲望。东北的夏日阳光明媚,空气清新。离开喧嚣的城市,投入到大自然怀抱中,呼吸着郊外带有草香的空气,仿佛真的回到了童年。回归大自然大概是所有人的天性,我的这种天性格外强烈,我深深爱恋着故乡的山和水,不仅是她养育了我长大,更主要是在她的怀抱里,养成一种天生的野性,正是这种野性时刻驱动着我,使我不甘寂寞和平庸。

             捉到一只小蝈蝈

         

  我们沿着山间小路纵情地奔跑着;深草丛里,蝈蝈在“乖乖乖”地高声鸣叫。我一跃潜入草中,疾步上前用娴熟的技能一出手就迅速抓到两只蝈蝈。我快步的从深草丛中跳出来,当我两只手里各捏着一只蝈蝈高高举在头上,突然出现在孩子们面前时,换来了他们敬佩的目光。小时候,我就是个抓蝈蝈能手,一天能抓几十只,自己会用秫秸编扎许多种蝈蝈笼子,有圆的、方的,在屋檐下挂成一长串,用金黄色的倭瓜花喂食那小东西。每当阳光照在笼子上,那“刮刮刮”的鸣叫声此起彼伏,其乐无穷。

  中午时分,我们到达了龙头水库的后山,大家围坐在一块巨大的青石板上,一边肯吃面包一边观赏着大自然的风光。山中的植物千奇百怪、姿态万千,弯弯的山路中长满了马兰和车前草,这两种植物都具有很好的韧性,越是坚硬的地方长得越旺盛,不怕人踩马踏。石板旁边长着形态像玉竹一样的“狼尾巴蒿”,上面结出许多美丽的红色果实。老人们说,上山不要采摘狼尾巴蒿,那东西会招来狼。小时候对这个说法半信半疑,也就一直对那玩艺敬而远之。

 

             灌木上接满了硕大的榛子

           

 

   远处山坡上的灌木丛里,长着一串串紫红色的野果子叫“瓯粒”,吃起来像李子的味道。一种大树上接满了像小苹果样子的红果实,那叫“山钉子”,熟透以后酸甜可口。爬在高高植物上的山葡萄还没有成熟,摘一颗绿色的葡萄粒放进嘴里,酸涩的让人呲牙咧嘴。孩子们团团围在我身边,开始齐声请求给他们讲我童年的故事……这是我无法拒绝的,那是动员孩子们采蘑菇时承诺过的条件……。

  今天给孩子们讲些什么故事那?每天都给他们讲,我那有限的故事囊中已经快要弹尽粮绝了,沉思了片刻,那就讲一个摸蛤蜊的故事吧。小时候我喜欢摸鱼捞虾,在我家自建区北面李仁村有一片水泡子,每当下雨涨水,就会有许多鱼儿顶水游到上游水沟里来,我用竹筐就能涝到泥鳅、白票子,还有鲫鱼。泥鳅鱼装进大葱叶里放进火中烧熟,味道美极了。孩子们最着迷的是摸蛤蜊(河蚌)。有一次,我跟着高年级的学生下水捉蛤蜊,只见他们将裤管高高卷起,在没膝深的水中趟行,凭着脚的感觉,很快就能在泥中发现大个的河蚌。我个子矮小,水很快就淹过了裤裆,下水很久了,没有一点收获,大孩子告诉我:你用脚慢慢的在水里趟行,探触到一个硬东西,就是蛤蜊。

 

           就是到现在,还是喜欢上山采蘑菇、打榛子

           

 

  我认真的用脚探寻着。不一会儿,果真趟到一个很大的东西,就是感觉不太硬,高兴得顾不上去仔细研究为什么不太硬了,我屏住呼吸弯下腰去,用一只手伸进水中,将那不太硬的东西抓出了水面,定睛一看:我的妈呀!差点把我吓晕过去,那是一只巨大的癞蛤蟆(蟾蜍),它身上长满蚕豆大的疙瘩,那长相丑陋无比,粗糙略发白色的肚皮“呼嗒呼嗒”的鼓着气。我几乎用光速把它抛了出去,浑身吓出一身冷汗。打那以后我再也不敢在水中胡乱摸东西了。

  孩子们被我的故事吓傻了,嘴巴张得大大的,久久不能合拢。当他们缓过神来时还是不停的央求我再讲下去,不停的追问:“后来呢? 后来是怎么回事……??”熬不过孩子们的纠缠,没办法还得继续讲下去……所有听故事的孩子都是一样的贪婪,此时如果没有一个足以震撼的故事拿出来,他们决不会饶过我的,接下来给孩子们又讲了一个最具有威慑力的真实事情——“遭遇女鬼的故事”。

 

立秋一到就是采榛子季节   

        

           

  我有一个特别爱玩的朋友叫张贵,在西安煤矿木材加工场工作,比我大四岁,我习惯叫他张哥。每当假日休息,他总喜欢外出钓鱼狩猎去,我不会钓鱼,但喜欢跟他到野外猎奇。我们曾计划到小孤山他亲戚家捉大雁;到乡下用炸药扑捉狐狸,因为他工作忙一直没有去成。一个夏天的周日,张贵约我去二龙山水库抓鱼。原计划三个人去,到出发时,木场的老王家中有事去不成,就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了,我们犹豫了一下,去还是不去呢?舍不得就这样轻易放弃早已准备好的行动。

  去二龙山路很远,足有四十多公里的路程,而且还要经过很长一段无人山区。特别是一撮婴山后面,沙石公路在峡谷中穿过,高大的柞树遮天蔽日,地势非常险峻。那条路平时很少有人走,更恐怖的是那里有许多关于鬼的传说。我们约好了三个人就是为了壮胆子,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人,两个人走夜路是有些可怕,但临时再找加盟人谈何容易?实在不甘心就这样放弃,挺大的男人害怕走夜路也丢人现眼,一咬牙决定:走!我们带着早就准备好的食品、渔具、匕首、蓄电池矿灯和自行车,张贵也是个胆子大的人,我俩一商量决定二个人也要去,随即向二龙山出发了!

 

           去二龙山要经过一片没有人烟的地方              

 

 

  自行车一路疾驶,约中午时分,来到了二龙山水库。这里是东辽河水被人工截流后,形成了湖泊,那个湖面积很大,水天一色,苍苍茫茫一望无边。原指望着老王来撒网,现在只有张贵拎着那张网,沿着水边东一网西一网的乱撒。会打鱼的人撒出的网都是圆形的,张贵他不会打鱼,抛出去的网是扁的,根本捉不到鱼,没把自己扔进水里就不错了。我是来玩的,哪里有心思帮他捕鱼。我们带来的食品、饮料很快就要消耗干净了,可是连一条鱼毛也没见着。

  我发现河滩里的河蚌很多,个头最大的有脸盆大小(二龙湖的河蚌大得出奇)。河蚌肉不好吃,有一股怪怪的腥味。可毕竟是免费的肉食品,在紧缺经济的年代,也算是上好的东西了。圆溜溜河蚌外壳,一半露出在水边的泥滩上,视线之内数量大的惊人,不长时间就扒出好大一堆河蚌。带着硬壳的大河蚌没法携带,我用电工刀割出河蚌肉装进袋子里。由于我们两人都在贪婪地挖河蚌肉,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太阳快要落山时我们匆匆吃光带来的面包,骑着自行车踏上了归途。走到山岗上,回头张望那布满红霞的二龙湖,太阳像一个巨大的火球,下半圆已经沉到在地平线下面去了。 我看着手表,计算一下时间:骑自行车要到夜里十二点才能到家。一种隐约的恐惧顿时涌了上来,二个人走这条夜路是太少了,一种本能的反应,使我掏出了锋利的匕首,把它插进小腿的刀鞘里。这把匕首是我用锉刀磨制的,足有一尺多长,锋利无比有吹毛断发之功效,带它在身边能壮不少胆量。此刻我还像孩子一般冒出一个幻想,要是我俩每人有一把手枪200发子弹该多好,狼虫虎豹全不在话下……!不过,听说鬼是不怕枪打的,有枪也没用!像aq一样自我安慰吧……

 

           秋天一到山里的榛子挂满枝头

         

 

  我把蓄电瓶矿灯牢牢地固定在自行车前把上,调整好照射方向后就跨上自行车,用力踩着脚蹬子在前面骑行。归途的道路是逆辽河水方向,一路全是上坡,在太阳余晖中很快离开了二龙湖。天色渐渐的黑了下来,人烟也越走越稀少,又过一会,陪伴我们的只有满天星斗,还有草丛里的昆虫的鸣叫声。还好,那天有个弯弯的月芽挂在西边天上,尽管不是很亮,它微弱的光亮总能照出山野的轮廓,还能指示出我们行进的方向,在心理上起到不小的安慰,我们骑行的速度越来越快。

  张贵和我都是胆子大类型的人,不信神不信鬼,敢自己单独走夜路,今天之所以这样恐怖,是因为有许多人都说在一撮婴山的峡谷里遇见过女鬼。我更是铁杆无神论者,根本不相信那些“闹鬼”的传说。不过,传说的人越来越多,描述的情节活灵活现,比聊斋故事里的情节还要可怕。今天,我俩就要亲身通过这个鬼魅出没的地方了,会不会真的会遇到什么不吉利的东西?心里也开始没有底了。我极力地告慰自己,人都是自己吓唬自己,根本没事的……可是下意识中还是莫名其妙地产生出一种强烈的恐惧感。

       当年深夜,在这条路转弯处见到一个披头散发的“女鬼”

             

  

  夜里十一点了,我们自行车的轮子已经压在了最恐怖的一撮婴峡谷中的路面上,车轮与沙石路面摩擦发出“沙沙”的响声。公路两边高大的柞树林被风吹得哗哗作响,白天人们走在这里都很害怕,何况现在是深更半夜呢?我紧张得浑身隆起了鸡皮疙瘩,头发都竖了起来,我把匕首从刀鞘里抽出来抓在一只手里,做好了应对紧急情况的准备,这样遇有情况可以迅速反应。我们壮着胆子继续向前骑行。为了缓解紧张气氛,我把自行车铃拨得哗哗响,还大声唱起了歌。   

  张哥听到我大声唱歌,反倒害怕起来,急忙制止说:“你别喊啦,你不吱声没准鬼发现不了你,张开嘴巴小心邪气上身!”公路到达顶峰后开始下坡,自行车沿着下坡山路开始飞快的向下滑行。我和张哥借来的蓄电池矿灯很明亮,把自行车前面漆黑的山路照得通亮,在前面不远的地方遇到一个急转弯,我习惯性的踩下了脚闸。这时,我的车灯突然照见一个女人坐在路边,灰白色的衣服,披头散发。开始我以为是有人出了交通事故,摔倒在这里,并没有害怕,习惯地放慢了骑行速度,打算下车看看,是否需要救助。

  就在我刚把脚着地的一瞬间,后面的张贵大声喊道:“柏青!千万不要下车!”这一声呼喊,把我的魂都快吓了出来,好像从梦中惊醒过来,立刻重新跨上自行车。由于精神过于紧张,一脚踩空了脚凳子,一个大趔趄差点翻倒。那女子在张贵的一声呼喊刺激下,霍地站了起来,直奔我的自行车冲了过来。张贵的车子没减速,在我旁边飞快的闪过,只见那女子嗖地一声,直奔我的自行车跑了过来,还清晰的听到她嘴里念叨着:“今天我就跟着这个自行车走啦……”

 

   在汽车的位置上,那名女鬼霍地扑了过来,嘴里喊着:今晚就跟这量车走了......

          

 

  在这个荒山野岭的地方怎会有女人? 分明是见到了传说中的女鬼嘛!我的妈呀!今天真的没救啦!就见那“女鬼”一个饿虎扑食,伸出双手来抓我,我侧身一闪,拼命用力蹬自行车,就在千钧一发之际,那“女鬼”的一只手抓住了后车架子,被自行车惯性带了一下,她身体顿时失去平衡,“扑通”一声翻倒在地。当她爬起来再追赶的时候,我的自行车已经像箭一样的向山下冲去……

  人在危及的时刻,会有难以想象的爆发力。黑暗中,我的自行车飞快的向坡下俯冲,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颠簸。车子冲上石头,我被高高弹起后又落下来,哪里敢回头张望,只有耳边风声呼呼作响,一溜烟尘直奔山下。不知道跑了多久,连累带吓,浑身上下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当我看到了远处杨家大院隐约的灯火;听到村庄里有狗叫声传来的时候,才感觉是返回了阳间。

 

       有人说男人不管长多大都是个孩子, 这话一点没说错

             

 

  回到家中,心神久久不能平定,虚弱得像患了一场大病,一个多星期都没缓过来。我是个地地道道的无神论者,活见鬼的故事几乎没有人相信是真的,就连我自己都难以置信。有张贵这样的老实人作证,这才让人们半信半疑。我也在想:如果真是鬼,那女鬼的力气应该是无穷大的,我怎么能逃脱呢?如果不是鬼,深夜里在没有人烟的深山老林里,连男人都不敢去的地方,哪里会有这般女子存在?她在那里干什么……?难道真的存在像聊斋故事里所说的狐仙变成的女子吗?

  时间过去了好多年,遭遇女鬼的事情成了我心中难以解释的谜团,下意识的不敢回忆起那段可怕的经历,更不敢去二龙山重新走趟一撮英山后面那段山路,就是白天大家结伙去也不敢了……。后来,我被调到矿务局地质勘探队工作,勘探队里的刘队长听了我的故事后,终于把见鬼之谜揭开了——他们每年都要对矿务局周边的地形地貌进行测量,所有的地方都跑遍了。刘队长说在一撮婴山下西柳大队,居住着一个女精神病患者,名字叫李某某,夜里经常发生梦游症。发病时,在睡梦中突然爬起,无意识的乱走,什么地方都去,天亮后醒来她自己都不知道。许多人夜里遇见她,都以为是遇到女鬼了。关于一撮婴山下面鬼魅的传说肯定与此有关,他所描述的病人特征和我见到的“女鬼”一模一样……(2005年夏天我返乡探亲时还专程来到当年“见鬼”的地方看看)。

 

              又找到了儿时的感觉

          

 

  我的故事讲完了,孩子们还在痴痴地追问个没完没了,他们不满足我得出的结论,一定还要问个水落石出。可能所有的孩子都有这个毛病,不停的发问:后来呢??后来怎么回事……??没办法,还得继续给他们讲下去: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带着一群孩子,划着一只小木船,在一望无边的湖泊里飘荡。忽然间,天空布满了乌云,电闪雷鸣眼看一场暴风雨就要来临了,我拼命的用力划着小船,这时就听见“咔查”一声响,“傻孩子们,你们猜怎么啦? ”孩子们对视着片刻,异口同声的说:不知道!怎么啦? 傻孩子们:“桨完啦!(讲完啦!)” 啊——你骗人!孩子们一边追打着我一边上路了……。

 

               山蘑菇

          

 

  登上高高的山峰,走进丛林,拨开灌木丛就可以找到各种各样的蘑菇。偶尔会见到色彩鲜艳的“鬼伞”还有红彤彤的“棺材盖子”,那是有毒的蘑菇,千万不要去碰它! 老人们说吃了它能见到小人国的人。在松树林里, 厚厚的松针下散发出蘑菇的香气,又肥又大的粘团子蘑真是惹人喜欢。孩子们挣抢着采摘那大个头的蘑菇,篮子很快就装满了,可是那蘑菇越采越多,我们动弹不得了。当我们又往树林纵深处走去后,才发现这里的蘑菇更多更好,怎么办呢?我下令倒掉篮子中的大蘑菇(内行人知道大的不好)专捡小的采。

  收获的成就感激励着孩子们,大家顾不上荆条扎人,也不怕深草丛中暗藏的“恐怖”了,提着篮子穿梭在丛林中。蘑菇生长是集群的,用东北话说是一窝一窝的,你不动地方采上两三窝,就能装满篮子。当我们每个人的篮子实在装不下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那种丰收的喜悦你不参与其中是无法感受到的。天色已晚,怎么把如此多的战利品带回去呢?当然难不倒我这个“小发明”家啦!折下一根树枝做成几个横担,用布条捆扎在自行车上,这辆自行车的前后上下左右总计挂了十三个篮子,好像马戏团的自行车飞人,看不出是自行车,简直是一个小蘑菇山。我们四个人在周围簇拥着它行走,月上枝头时分才回到家中。

            我深爱故乡的山和水

           

  那次采蘑菇的经历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故事之一,那是一次童贞的演艺, 让我终生难忘!我不希望自己长大,童年的世界里没有烦恼, 没有世俗的尔虞我诈......


.

         

转载请注明作者及出处